*如访问没有内容,请刷新页面!

  陈溪邀请她的俩朋友留下吃饭,俩人还有事要提前走。

  送俩人出去时,隔壁门开了。

  黄毛鼻青脸肿的从里面出来,看到隔壁出来三女孩,下意识地撩了下刘海。

  看到陈溪在看他,他忙不迭地对陈溪飞吻一个。

  被出来的梅九又从后补了一脚,直接踹电梯里。

  俩女孩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加快进电梯的步伐,连再见都顾不上跟陈溪说。

  陈溪跟梅九四目相对,他目不转睛道。

  “我晚上没什么事。”

  翻译过来就是,小妹儿,来耍一下子哈~

  “我有事。”

  感觉到对方深深的失落,陈溪又补充了句。

  “我明天有事,今晚要早点休息。”

  “去哪儿?”

  “钓鱼。”

  “明天下雨。”他有些疑惑。

  溪溪什么时候有钓鱼的爱好了?

  “有的‘鱼’,并不需要在室外。”

  “那你注意安全。”

  说完俩人皆陷入深深的沉默。

  总觉得...哪儿不太对?

  陈溪回到房间打开电视。

  电视正播着家庭剧,陈溪有一搭没一搭地看。

  正演到男人要出差,临走前跟妻子的一段对话。

  “我明天骑马。”

  “明天有雨。”

  “有的马不需要在室外。”

  陈溪呛到了。

  这对话怎么那么熟悉?!!

  【老夫老妻的既视感啊。都9012年了,嫖十元店嫖成老公也不丢人吧?】

  “闭、嘴!”

  陈溪想掐死这个贱剩。

  正在泡吧的银秘书接到boss电话时,下意识地看了下时间,然后浑身一激灵。

  喵呀,这时间boss不去赚他的十元,打电话干嘛?!

  一定是求爱被拒啊,他这个可怜的小助理岂不是又要被炮轰了?

  带着惶恐的心思,银秘书接了电话。

  结果boss竟然不是怼人的,竟然是安排明天的工作?

  咦...?!

  银秘书又是一激灵,脆弱的小心脏不免担心boss是不是被老板娘打击的神志不清,产生了努力工作的幻觉?

  “溪溪有事。”

  啧,怪不得呢。

  银秘书感激涕零地把不务正业很久的boss明天行程排满,并在心里默默吐槽,boss的工作时间都是跟着老板娘走的。

  妻管严本尊了。

  第二天,梅九安排好一天的行程,整装待发,一开门,陈溪站在门口,手里还拎着两瓶啤酒。

  “你?”

  溪溪不是钓鱼去了吗?

  陈溪晃晃手里的啤酒,“你有时间吗?买你俩小时陪聊陪喝不陪做,行吗?”

  这种情况以前从没发生过。

  之前都是单纯的直奔主题,陪聊还是头回。

  “我有很多时间,我生意不好,你也知道。”

  刚出电梯的银秘书听到这句差点绊倒。

  啊喂?!您要点脸行吗?

  工作排得那么满,你好意思翘班?

  大boss丢给他一个冷冷的眼神,仿佛再说你丫不想死就把嘴闭紧。

  于是银秘书又回到电梯里,委屈地在墙角画圈圈。

  老板不要脸,他这个小秘书还能怎么办啊,当然是...替老板工作啊。

  陈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出事后想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他。

  或许因为俩人银货两清没感情,不会有心里负担。

  梅九看她拎的俩廉价啤酒心里抓心挠肝的,强忍着不开酒柜换两瓶好的,这么廉价的液体给溪溪喝,她那尊贵的胃啊...

  “出什么事了,不是要钓鱼吗?”

  “鱼,钓到了...”虽然不确定是哪一条,但二选一总是没错了。

  “昨天那个黄毛,跟你是同行吗?”

  “...唔。”

  他含糊不清,那货算什么同行,顶多是个欠雷劈的下属。

  还是那种用雷劈一次不够多,现实里还要揍几顿的那种。

  “同行是不是没有真朋友?你们这行竞争激烈吗?会不会有因为竞争被朋友背叛的?”

  陈溪用牙咬开酒瓶开始喝。

  “谁背叛你了?”他听到问题关键。

  溪溪被朋友抢了鱼?

  哪个渔场?

  现在就买下来,放无数傻鱼让她钓行不行...

  陈溪不再说话,只是一味地喝。

  其实在上个世界,她就已经察觉到事情不对了。

  米雅这个人设抄的未免太相似了,本来在行内这种情况也不罕见。

  奇怪的是,米雅手里握着的小盒里珍珠胸针是陈溪废掉稿里才有的,网上更新可没有。

  所以她在做任务的时候,才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怀疑抄她人设的融梗婊,很可能是跟她比较亲的人。

  能看她不发表手稿的,就昨天看她的那俩人。

  跟陈溪已经有几年交情了。

  陈溪并不想主动怀疑自己朋友。

  毕竟写书的都宅,能找到几个写书的朋友不容易。

  所以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陈溪昨天做了个扣。

  当着老大和老三接的那个电话,并不是网站编辑打过来的。

  只是个推销电话,陈溪当着那俩人故意那么说,给人一种她卖了版权的错觉。

  永远不要试探人性,人的恶神都渡不了。

  想到这,陈溪默默地灌下半瓶,灌得梅九心都揪。

  这廉价的玩意,不该给她喝啊啊啊。

  “我写书今年是第六年了。”她放下瓶子说道。

  “嗯。”

  “认识她们,也六年了。”

  最开始还是小作者的时候,三个人就在一起。

  一起从新人成长成现在的销售人气作者。

  她以为这是朋友。

  但事实就是,老大和老三这里面,有一个人抄袭了她的人设,并心怀恶意。

  陈溪做扣时,故意说了toolate这家公司。

  因为之前卖过版权给他们,所以对口的负责人跟陈溪比较熟,陈溪昨晚已经跟人家打过招呼了。

  就在刚刚,那边打电话过来,说收到了匿名信,举报陈溪涉嫌抄袭,以及私生活有问题,传出去会在网络上造成负面影响。

  她昨天放消息说她“卖版权”,今天人家就收到了匿名电邮,谁做的不言而喻。

  陈溪放的消息是假的,但如果她真卖了版权,影视公司收到这种消息,肯定会延缓签的时间。

  排查争议,等查清楚后再做定夺。

  事情到现在已经很明朗了。

  出卖她的人,一定在昨天的那俩人当中。

  而这个人,很有可能还抄袭了她米雅和秦正的人设。

  残酷的现实就是,嫌疑人二选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