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访问没有内容,请刷新页面!

  徐策摇了摇头,沉声道:

  “阿威,将这些尸首留着这里,暂时不要火化,另外,好好安抚死者家属。

  至于凶手是谁,我已经有了个大概,不过现在缺的是证据。”

  阿威听着这话,顿时精神一震,厉害了啊,不愧是自己的妹夫,不愧是任家镇的守护神啊,神通广大啊,这才看了一两眼死者的尸首,就知道了凶手是谁!

  阿威连声说道:

  “好、好,没问题,死者家属的事情我来安排。”

  阿威迟疑了一下,又道:

  “徐仙师,这些尸首当真不用烧掉,他们要是变成僵尸……”

  徐策摆了摆手,说道:

  “不必有如此担忧,他们不是被僵尸所杀,就算不火化,也不会尸变。”

  阿威神情为之一怔,虽然先前他从这些人的伤口上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不过却不是怎么确定,听到徐策的话后,倒是确定了。

  不过,正因如此,阿威心头更是气愤,不是僵尸所杀,那代表着凶手是人了,那得有多残忍啊,才能做到将活生生的人给活生生的咬死!

  “混蛋!别让我逮到他,看我不将他凌迟处死!”

  阿威咬牙切齿的攥了攥拳头,而后又道:

  “徐仙师,有什么需要,我们保安队全力配合!只要能将那凶徒缉拿归案!”

  徐策点了点头,倒是没有说话,阿威这些人,哪怕是手头上有枪,那也是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是石少坚的对手。

  别看之前的石少坚只是炼气大圆满境界的弱鸡一枚,不过在棺材菌和吸食了这么多活人血的情况下,实力早就有了突破,绝对的今非昔比。

  至于具体有多强,徐策就不知道了,毕竟还没有跟对方交手过。

  徐策和九叔再次对了下眼神,都站了起来,然后朝着人群外走去。

  “师父,我们这是要干嘛?”

  文才不解的问道。

  “跟上去看看!”

  九叔没有废话,指了指前方街道上即将消失在视线中的石少坚。

  “跟上他?师父和大师兄怀疑是石少坚杀的人?”

  秋生说着的同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咬牙继续道:

  “石坚师徒二人本身就心术不正,还真没准能干出这些事情来,只是太畜生了,这么多人啊,全都杀了!他们的良心不会痛吗?良知被狗吃了吗?!”

  徐策冷凝着道:

  “这个世界上,总不会缺少没心没肺的人,良知对于我们而言不过是寻常物,但对于有些人而言,那就是难以企及的奢侈品。

  秋生,你有句话说的很对,他们没有良知,因为都被狗啃了!”

  “师父,你有什么手段能够测出对方是否还是正常人类与否?”

  徐策看向九叔,问道。

  在街之上,徐策或许一两招就能拍死石少坚,可是那样做的话,影响不好不说,还太便宜了这个畜生,正如阿威所言那般,这样的混蛋玩意,就该拿来凌迟处死。

  最好是,还能连带着石坚那个老混蛋一起凌迟!

  师徒四人一边跟在石少坚的后面几十米的距离,一边谈论着。

  “办法……让为师想想。”

  九叔凝起了眉头,片刻之后,想到了一个法子,说道:

  “如果说这石少坚走了邪修的路子,并且以棺材菌为主药,以阴年阴月阴时生之人的阴血为辅药,对于这样的人而言,别看他的身体无恙,跟个正常人一般。

  实际上并非如此,按照书籍上的记载,我们对这种人的身体称之为‘炼妖’,‘炼妖’在初期的时候,虽然所表现出来的跟正常人也是一样的。

  不过却又有极大的不同,最简单的来说,‘炼妖’的五脏六腑被棺材菌,以及阴血的极寒之气所影响,不会有知觉。

  只有随着‘炼妖’完全将适应了新的‘炼妖之躯’后,那失去的知觉,才能失而复得,这需要一个过程,最短也得有数月之久。”

  “那师父你的意思是?”

  徐策沉吟着道:

  “用钢针这类的利器刺穿他的五脏六腑任何一个地方,如果没有知觉,并还不死的话,那么石少坚‘炼妖’身份的事情便石锤了,是这个意思吧?”

  九叔点头道:

  “对,说的没错,为师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师父啊,要是你和大师兄的猜测是错的怎么办啊?五脏六腑被刺穿,且不是活人也得真的被弄死了。”

  文才还是比较善良的,有点担忧。

  秋生却是冷哼道:

  “文才,我跟你赌一个月的工钱,那石少坚绝对不是什么好货,就算他不是‘炼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戳死了活该。

  而且,我觉得师父和大师兄的话应该没有错,一定是那王八羔子干的,说不定,石坚那个老混蛋还参与其中!”

  “不管是真是假,试试便能知真假!”

  九叔压了压手,从手上斜挂着的袋子中,拿出了一对小拇指粗细、约莫筷子长短的银针,而后看向秋生、文才,看向二人,将银针递给了他们。

  “我去,这么粗的银针,师父你真舍得啊,我怎么不知道家里有这么值钱的东西。”

  秋生接过,拿在手中掂了掂,沉甸甸的。

  文才这傻缺还直接用牙齿咬上了,一个浅浅的凹痕出现在银针上面,惊讶道:

  “是真的银子打造的啊。”

  九叔和徐策见状,当场就翻白眼,如此紧张刺激的破案分为,硬生生的被这两个家伙给搞肃然之气全无,尼玛,来逗逼的么?

  这两根银针虽然有点粗,也有点分量,可是跟徐策为义庄带来的财富变化,妥妥的九牛一毛啊,这点小钱,算个几把。

  “咳咳,你们两个敢不敢在没德行点!多大的事啊,少见多怪!办正事了,现在你们去刺石少坚的五脏六腑,随便选一个点刺入进行了,小心点,别被发现了。”

  徐策送了二人一人一个爆栗,颇为无语的说道。

  九叔心头幽幽叹气啊,这两傻孩子,智商什么时候才能长得正式一点呢?

  “师父、大师兄,那我们就去咯!”

  “去吧,去吧。”

  “……”

  【作者题外话】:五更任务完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