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浑道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晶柜

小说:玄浑道章 作者:误道者 更新时间:2020-01-07 00:02:01

*如访问没有内容,请刷新页面!

  整个两月三月份,张御都是在方台道派驻地和玄府及学宫之间往来,他一边着手准备着进攻霜洲的计划,一边顺带处理玄府事务,而余下时间,则全都是用来修持。

  现在他方才进入第四章书,无论是观想图的完善,还是六正印的提升,都是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去完成。

  道印的事还并不急切,而且无论他选择何种道路,做好玄正权责之内的事情,也同样也是在积累功绩。

  如果他能更进一步,将霜洲拿下,那足可引起玄廷上层的关注。

  因为这两个地方本来是受玉京直接辖制的,过去的地位很高,不在青阳上洲之下,若是能平灭或是收复,那功绩也绝然小不了。

  到了四月份,随着曹方定和温良两个带回来的东西越来越多,他那幅舆图上面所能显现的内容也是逐渐增多了起来。

  霜洲实际上是两座失落州郡的统合,虽然是两州放在一起并称,可实际上两者之间既有合作又有竞争,彼此的矛盾一点也不小,只是为了对抗来自的外部的压力,才不得不抱团罢了。

  他之前特意问过林宣盛,之前带领斗战飞舟前来进攻他们的,应该是属于密州之人。

  密州和独州的霜洲人其实并非完全一样,而是有些差别的,但是外人不足以辨认出来,但可从徽标上进行判断。

  当时来到来的斗战飞舟腹部所刻绘的霜花向左偏重一些,这是密州的徽示,但若是霜花向右偏重,那就是代表独州了。

  曹方定二人这一次所接触到就是密州。

  这是因为密州属于靠近青阳上洲这一边,而独洲则相对更远一些,而这般来看,为什么是密州先对青阳上洲动手也就不难理解了。

  他这一次选定的突袭目标,也只是打算放在密州,而不去涉及独州。

  除了距离上的原因,更多的是密州经过一次失败,军事力量有了一定程度的削弱,到底对其造成了多大影响现在还很难判断,可哪怕只是少许影响,那对他们下来的行动也是有益的。

  而此时此刻,一艘晶玉飞舟正飘悬在方台道派驻地的远处,似正观察着驻地,只是飞舟浑身通透,看上去融入进了大气之中。

  这驾飞舟甚小,前后只有一丈余,堪堪容纳两个人,高度也是十分有限,所以两人都是没有披甲。

  其中一个较为年轻的霜洲人看到同伴正在试图让飞舟挨近驻地,不由有些焦虑的言道:“什长,不能再往下挨近了,那些修士有着过人的感应,随时可能发现我们。”

  被称作什长之人看去非常放松,他道:“放心好了,对面是看不到这里的,上面要求我们盯紧此处,离开太远,我们什么都看不到。”

  年轻霜洲人道:“可是我们就算靠近了,也一样什么都看不到,这些修士的驻地现在可都在地下。”

  什长一边小心驾驭飞舟,一边回道:“你知道的上面难道会不知道?可是我们的印影晶玉没法骗人,如果只在外面转一圈,你觉得上面会放过我们?”

  说到这里,他又说了将同伴几乎惊吓的跳起来的话,“其实我觉得这些修士已经发现我们了。”

  “什,什长,你说什么?”

  看着同伴惊惧的脸容,什长哈哈一笑,“放心好了,既然发现我们,又不来找我们麻烦,那恐怕是那些修士有意让我们把消息带回去的。毕竟我们不动,他们也找不到我们不是么?”

  年轻霜洲人恍然道:“原来是这样。”

  什长这时看向前方,见到驻地已是清晰可辨,目光变得严肃起来,道:“好了,到此为止吧,不能再往前去了,不然这些修士真有可能拿我们下手。”

  他把舟首一转,掉头就走,在行程去千里之后,便见到有两个晶玉巨人悬停在半空之中,这是负责接应他们的人,以防备他们后面有人盯着。

  飞舟没有停下,直接跃空而去,并且加快了几分速度,再行千余里,往一个地洞之下一落,下去千丈左右,进入了一个修筑在这里小型霜洲军营,这里大约留驻了百余人。

  在把影印玉交上去,他们两人算是完成了这一次任务。

  这东西很快送到了主营之内,营中从副看过之后,叹了一口气,转至主官内营之中,对着座位上一名三旬左右霜洲男子言道:“陈百主,最近搜集的东西仍是老一套,上面对我们很不满意,再这么下去,恐怕交不了差。”

  陈百主目光好似没有焦点,很是懒散道:“这种事情,又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好的,他们有这么急么?”

  从副低声道:“我听说青阳两府现在的堡垒群已经快要逼近到那些神怪的地上壁道之前了,大战很快就要开始了,所以那些神怪一直在催促我们动手,以此减少正面战场的压力。”

  陈百主撇了撇嘴,道:“上面可是拿了这些神怪不少好处的,我们可什么都没有,却要我们去卖命,你觉得这事做得到么?”

  从副脸色一变,左右看了看,“陈百主,慎言啊。”

  陈百主伸手把罩帽遮住脸,往椅背上一靠,道:“没用的。”

  “嗯?”从副有些不明所以。

  陈百主的身影从罩帽底下传出,道:“有那位张玄正守在那里,就算我们搜集到的东西再详实,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从副不得不承认这个说法有道理,可是上面一定不会认为自己有错,反而会设法诿过于下面之人,他不免对自己这边的处境有些担忧,道:“那我们怎么办?”

  陈百主正想说什么时,外面传来匆匆脚步声,并道:“百主,上面来人了。”

  陈百主一惊,连忙从座椅上起身,眉心一闪,转瞬间披上了晶玉外甲,带着从副和一队亲卫匆匆来到地面之上,却见一驾晶玉飞舟出现在了上方。

  他暗中骂了一句,自己辛辛苦苦在这里修筑了一个营地,可是这飞舟却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这不是完全把他们的藏身地界暴露了么?

  他叹了一口气,嘴里嘀咕道:“看来等下要换一个地方了。”

  那飞舟并没有如预想一般落下,而是腹部舱口打开,从中抛下了一个晶玉柜子,这东西掉下来后,下半部基座直直的戳进了坚硬的荒原土地中,做完这件事后,飞舟身上流光一闪,却是掉头就走。

  包括陈百主在内的人所有都是愣神了,不知道这一次上面搞什么名堂,他们不由得看向那晶玉大柜,大概两人来高,此刻正斜斜竖在那里。

  陈百主示意了一下,一名亲卫走上前去,看了几眼,隐约可见里面藏有一个人影,回头道:“百主,怎么办?”

  陈百主皱着眉头看着这东西,上面什么没有说,但是既然把这东西扔在了这里,他们也不能不管,他道:“上去一个人,把这柜子先拖回去再说。”

  当即有一个晶玉巨人走上前去,把住柜子的侧沿,然而正要搬动的时候,却是心中一惊,他却是看到,里面那个人影忽然睁开了眼睛,瞳孔之中闪烁金色的光芒,此刻正直勾勾的看着他。

  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一种极致的危险,顿时手上一松滞,保持着姿势慢慢往后退。

  众人这个时候也是看出来不对,本来围着打量着柜子,现在纷纷往后退。

  晶玉大柜此刻轰的震动了一下,而后正面的晶玉大盖被自里推开了,众人睁大着眼睛,见自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着惨白色修身内甲的女人。

  她有着白色的齐腰长发,个子不算特别高,身材足可称得上匀称美好,面庞如玉雕琢,她金色的眼睛既美丽而又危险,但是里面却渗着一股死寂般的冰冷。

  随着她目光盯过来,不知为什么,在场所有人都感觉背脊发寒,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惊悸感。

  这时她看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人,用毫无情感的声音问道:“敌人在何处?”

  “敌人?”

  那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陈百主这时忽然开口道:“西南方向,三千里外。”

  那个白发女子转头看过来,陈百主被她金色的眸子一盯,哪怕隔着晶玉外甲,都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那种感觉,就像一个凡人面对居于上位的神祇。

  他尽量保持着镇定,再次出声道:“敌人就在那里。”

  他话音才落,那个白发女子倏地一下从原地消失了。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眼前有一片风沙扬过,对面那女人就不见了影踪,往左右看了看,周围只有空荡荡的荒野,根本不曾看清人是如何离开的。

  一名军卒惊魂未定,道:“百主?那是什么东西?”

  尽管那女人外貌与他们相差不大,可是方才那种异常惊悚的感觉,在场之人谁都没办法把她当成和自己一样的同类。

  陈百主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

  他看向西南方向,方才那种恐惧感,应该是双方生命层次相距太大,所以自身产生了被压制的感觉,他也说不好那到底是造物还是真的是活生生的人。

  这种东西,就让那些修士去对付吧。

  ……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