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访问没有内容,请刷新页面!

  看肖建庭从自己的首饰盒里找出那串散着的佛珠,李思思很是吃惊,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串佛珠,“我的佛珠怎么散了,我昨天看了还好好的,我都没带,怎么会突然散了。”

  李思思的样子,倒不像是装的,而是真的才知道的样子。

  肖建庭便故意唬她,“方太太,别在这装模作样了,你散落的佛珠掉在你放火的现场了,你还想否认?”

  “什么放火的现场?”李思思半天没反应过来,好一会之后,她总算是能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了,她指着自己,看着肖建庭,“你们怀疑苏四月店铺的那场火是我放的吗?”

  肖建庭没说话,但是神情很肯定。

  李思思立即大汉冤枉,“不是,我没有,我没有,我昨天晚上一直在家里,十点多就上床睡了,就没再出去过。”

  看李思思说的笃定,肖建庭便问方家的其他人。

  先是方家的佣人,“昨天你们有看到方太太出去吗?”

  方家一共有三个佣人,但权利最大的是那个李嫂,她是直属老太太的。

  她看了肖建庭一眼,然后眼神有些慌乱的立即低下头。

  看那样子,有话要说。

  肖建庭走到她跟前,敲了下桌子,“看到什么就实说,否则到时候你隐瞒实情,一样有罪。”

  李嫂好似是被吓的怕了,她小心翼翼的看了李思思一眼后,看着肖建庭和方正,往后退了一步,“我们是佣人,有些事情不敢说。”

  “照实说。”方正看了李思思一眼,冲李嫂喊道。

  李嫂点头,然后回忆着昨晚的事情,“昨天晚上,两点多的时候,我看见太太出了门,当时,我还以为她是出去打牌,就没多问,没想到她是出去放火。”

  “没错,太太出门的时候,我很清楚的看到她手上戴了那串佛珠的。”李嫂的话音一落,另外一个佣人也立即点头,跟着揭发李思思。

  “你们……”李思思看着两个佣人,气的脸色惨白,这是赤果果的冤枉,她昨天根本就没出去。

  可没想到的是,还不只是这两个佣人,她两个闺女竟然也站出来了。

  方圆指着李思思,微微皱眉,“妈,难怪昨天晚上我来找你,你不在房里,原来你是……”

  “妈,你做了这种事情你就承认吧,你别让派出所的人折磨奶奶了,奶娘都那么大年纪了,在派出所守着折磨,你于心何忍。”小闺女也看着李思思,一副帮里不帮亲的样子。

  李思思听后,气的咬牙,“你们两个死丫头,你们奶娘给你们吃了什么,你们竟然……”

  突然,李思思顿住,她一脸惊恐的看着方家的所有人。

  李思思明白了,不是这些人弄错了,也不是看错了,而是早就约好的,这是嫁祸。

  那什么佛珠早就被人给换走了,那是物证,再加上人证,她根本走不掉,她只能帮老太太顶罪。

  老太太这一手可真是玩的好,既除掉了四月那个眼中钉,还丝毫不沾身。

  只是,她想不透的是,老太太为何要牺牲她。

  放一场火而已,就算是伤了人,也不是多么严重的事情,随便让方正手下的人去做,事后给些安家费,这事情能做的干净利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