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高能 第622章 时机

小说:前方高能 作者:莞尔wr 更新时间:2019-12-04 19:46:53

*如访问没有内容,请刷新页面!

  心慈手软之辈,坟头的草恐怕都齐人高了,哪会活到如今?

  “大师手上的血腥,”青袍怒火攻心,冷笑道:

  “恐怕这通天之河的水都洗不透,又何苦装模作样,明人面前还说暗话呢?”

  端坐于莲台正中的佛修听了他这冷嘲热讽,眉梢也不动,只如没听到一般,只是正义凛然的大声吟唱了句:

  “阿弥陀佛!”

  “我阿你妈个头!”

  这佛修软硬不吃,青袍久攻不下,苦劝又不见效果,此时积累的焦急、怒火、怨毒化为浓浓的杀机:

  “既然你敬酒不吃,非要寻死,我就送你去地狱!”

  话音一落间,他怀揣在袖口中的双掌一抬,露出两只如枯爪般的手。

  那手掌已经变形,指关节极粗,约如两个爪子似的,上面布满一片片青色的鳞甲,指甲长出四、五寸的长度,在佛光映照之下,青鳞闪烁着阴森可怖的光泽。

  此时青袍将手一扬,那在地面流淌的水流便如受到召引般,‘哗’的一声凭空上向涌起,窜向半空之中。

  那浪头化为一只狰狞异常的巨大龙头,水光的波纹之上出现片片鳞甲,顷刻之间,那水柱便化为一头长约二、三十米的巨龙,在半空一转身体之后,发出一声悠长的咆哮,调头往佛修的方向疾扑!

  那通天之河的水受这水龙影响,开始剧烈波动,‘轰隆’卷起数米高的浪头。

  疾风之下,那巨大的荷莲随着波浪而摆动。

  面对张牙舞爪扑来的水龙,端坐于荷莲之上的佛修神情镇定,脸上并没有露出畏惧之色。

  “阿弥陀佛!”随着他将佛号一唱出,这句秘语之中如蕴含了无上的力量,将他身下端坐的莲台驱动。

  那荷莲之上突然冒出阵阵金光,一阵沁人心脾的淡淡荷香溢了开来,原本已经盛开的莲荷之下,竟又缓缓的结出一瓣粉色莲瓣。

  这莲瓣一结出,那原本被水波带动着剧烈晃动的巨大荷莲顿时又开始稳固,无论水浪之威如何浩大,却巍然不动。

  荷莲之上光芒更盛,香气之下,那莲身之上化出一点点粉色的光晕,往四周开始传播,所到之处香气飘飘,水面之上又结出一张又一张的宽大荷叶,瞬间便又将河水覆盖大半了!

  如此一来,水势虽凶,但却受制于荷莲之下,那水龙带起的波涛,迅速又被镇住。

  而另一厢,半空之中的水龙已经调转回头,张牙舞爪扑至佛修面前,长吟之中,巨口猛张,欲将那端坐在荷叶之中的修佛一口吞入嘴中!

  但正在此时,那数瓣盛放的莲花却迅速合拢,形成一个巨大的半透明粉色花苞,将那佛修包裹其中。

  水龙的巨口撕咬上去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两股力量狠狠碰撞,花苞之上光芒盛放,灵力反噬之间化为一股疾猛的飓风,‘嗡’的往外扩弹反冲!

  那正欲张爪撕裂荷莲的水龙首当其中,被两股反噬的力量所击中,当即嘴中发出一声哀鸣,以灵力所化形而出的巨大身躯竟被击碎开来,化为满天雨珠,‘哗哗’洒落。

  灵力风暴绞杀之下,池面的荷叶被撕裂,化为淡绿的灵力光珠,河面被狠狠搅动,形成漩涡,余韵外荡,竟逼得屹立在浪头之上的青袍都随着风浪后退出十米开外了!

  但反弹至山脉方向的灵力,却在靠近那佛修所在的位置时,‘轰’的一声被那金光挡住。

  两大化婴境强者交手之下,青袍全力一击,如此声势浩大的动静下,那荷莲却如在水中生根一般,动也未动。

  青袍疾速后退,重新站稳了脚跟之后,看到这一幕时,顿时脸色又比之前更阴沉些了。

  满天雨点打落在荷苞之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大量水珠从荷莲之上滑落。

  水龙被击散形后,那合拢的花苞才又重新缓缓盛放,露出端坐于其中闭着眼睛,神态详和的佛修,此人身上衣着干净,先前青袍的全力一击,竟连水珠都未将他沾染上半滴。

  一个即将踏入化婴境巅峰期的强者,竟不能奈何一个才踏入化婴境的修行者,这对青袍来说,简直如同一个奇耻大辱。

  “好,好,好!”

  他阴声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显然已经气到极点了。

  但越是愤怒,青袍却反倒不再像之前一样杀气外露,反倒情绪看起来平和了许多。

  只是其眼神深沉,像是酝酿着即将来临的风暴,他平静的道:

  “你打定主意守在此处,要坏我的好事了。”对他提出的建议不为所动,“看样子,应该是已经找到你的封神之道了。”

  青袍这话一说出口,那先前还神情自若的佛修眼皮微微一跳,本能的眼皮睁开了一条缝隙,看来青袍说的话,这一次击中了他内心深处,令其不能维持平和的面容。

  不过只须臾之间,那佛修便将这丝神情隐下去了,又恢复了之前悲天悯人的神色。

  但青袍是何等人物,佛修的这一丝神色的异变哪怕只是转瞬即逝,却依旧被他看在眼中。

  他那一刻灵力的波动,也让修为达到化婴境中阶大圆满的青袍摸到了他此时恐怕未必是如此的胸有成竹。

  先前数轮攻击之下,此人恐怕也消耗不浅,但因其身下所端坐的那方莲台不知是何宝物,品阶不在一般上品法宝之下,甚至有可能已经达到了灵宝级别,这才踏入化婴境的佛修才有可能仗着这灵宝的缘故,硬生生将自己的攻击扛住。

  想通了这一点后,青袍转怒为喜:

  “难怪不肯跟我合作,看来你的封神之道,便是‘救世’了。”

  佛修渡世、救人,而他的封神之道是以水弥漫试炼之境,使得这个世界回归本源之中,与此人的任务背道而驰,难免便要发生冲突。

  那佛修神色一变间,青袍双臂一举——

  ‘吼!’

  一道似兽非兽的吼叫声从他喉中发出,随着这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响起,青袍双臂一举,一股青光从他身上弥漫开来,灵力暴涨之下,此人身形开始急剧变大,‘嘶啦’的响声里,身上的衣物撕裂,化为齑粉落入水中。

  呼啸的风响声将其包裹,顷刻之间,一道青影从那盘旋的风暴之中飞蹿而起,被风托着直达天际。

  ‘哗啦啦——’

  在那灵力的引召之下,通天之河涌出的水流不由流得更急,发出声响,激起十来米高的浪头。

  原本便阴暗的天空在青袍灵力波动的影响下,更显深暗了。

  ‘吼’!

  那青影一飞蹿至天际,围绕在那与天相接的河水一侧,在水帘之中穿梭,速度快如闪电,仅留下片片残影。

  随着青影一动,那聚集而来的水云似是受其感召,天河之水的波纹竟又往外扩,水势比起之前又大了许多。

  下方荷台之上的佛修神色一变,终于维持不住镇定的神色了。

  与这样一个半步化婴境巅峰实力的强者大战,其实他全凭的是宝物的威力支撑罢了。

  他身下所坐的莲荷乃是一件防御力惊人的灵宝,但御使这件宝物抵挡青袍攻击所消耗的灵力自然也是极为可怕的。

  此时青袍现出妖身,可见其已经不愿意再拖了。

  那佛修的目光先是往远处看去,黄尘滚滚之下,天际的红云挟卷着热浪在往这边移动,迅速蚕食着黑暗,即将把这半片天壁吞没。

  事实上不止是青袍心急如焚,这佛修看似镇定,其实心中也异常忐忑。

  正如青袍所猜测的一般,他的任务,便是济世,青袍、红发两人的任务目标都十分明显,只要阻止其中之一,救世成功,他便算是功德圆满,上榜封神,到时便可任务完成,离开这个试炼空间之中。

  不止是青袍欲杀他而后快,实则这佛修也恨不能将青袍立时便斩杀了。

  可惜就算是有灵宝相助,二人之间实力相差也实在太过悬殊,导致二人相互对战至今,谁也不能将谁奈何,任务一下陷入胶着。

  若是红发大汉一旦赶到,情况不止是对青袍不利,对他来说也大大不利了。

  他的任务被青袍看破,是与这二人相对立的,一旦这两人因此而联手,到时纵然他宝物威力无边,可对付一人都十分艰难的情况下,更别提同时对付两人,到时便是他的死期了!

  想到此处,那佛修收回目光,又仰头去望头顶。

  头顶之上风云攒动,青色的影子在云雨之间穿梭,发出阵阵震耳欲聋的鸣吼,青袍像是在积攒着力量,等待一击即破!

  那佛修神情凝肃,站了起身来,终于也决定奋力一搏。

  他双手一搓,‘叮’的脆响声中,金光一闪,一个小巧的物件在他掌心之中出现。

  那东西一旦出现,便迎风而展,顷刻之间化为一根高约两米的巨大金幡。

  这金幡四角悬挂铃铛,出现之后便急速晃动,发同‘铛铛’急响之声。

  声音一传出来,那笼罩在荷莲上方的金芒更是大作,色泽比之前还要浓郁数分的模样。

  看来青袍之前留了一手不说,就连这佛修竟也留了一手。

  盘旋在天际的那青影动作一顿,长尾隐入云层之中,半晌之后突然一声厉吼从头顶传扬开来!

  声音响遏云霄,竟引发‘轰隆隆’的雷霆响动,接着啸声一止,顿时山脉四周又静得可怖,那‘哗哗’的流水声都仿佛弱了几分。

  但一股凌厉至极的气势却从天布盖而下,强大的灵力化为劲风,吹得那金色幡盖四角铃铛‘叮叮’作响。

  ‘吼——’

  片刻之间,一只硕大青色龙头从云层之巅显出其狰狞面目!

  这青袍的妖身,竟然也是龙!

  那青龙一出现,水云被迅速搅了个天翻地覆,水、云转动之间,形成一个奇大无比的混沌漩涡,推送着青龙往下疾冲!

  通天之河中的滔滔之水被青龙所吸引,‘嗖’的一声冒出数条水柱往上蹿起,那身在天际的青龙一见水柱上涌,突然咆哮一声张开巨口,将这些水流尽数吸入其腹中。

  青袍还未攻击,却已经显出声势之浩大了。

  灵力绞杀之间,将荷莲之上散发出的金光一再逼紧、剿缩。

  金幡之上的四个金铃响声越发急促,那双手合十的佛修脸色泛白,光头之上已经出现汗珠,神情也更为凝重。

  青龙将水柱一吸入腹中,又俯冲下数十丈后,突然身形一顿,冲着荷莲方向发出一声怒吼!

  吼叫声中,那巨口之内冲出一股巨大水柱!

  荷莲的花瓣迅速合拢,下一瞬水柱‘轰’的一声击中到那荷莲之上。

  先前在水龙攻击之下稳如泰山的莲台,此时在水柱攻击之下,却开始拼命晃动!

  荷瓣之上发出莹莹的粉光,大量尘瓣化为光雾散了开来,原本直径长达数米的荷莲承受了这一击后,竟一下缩小了数倍之多!

  随着荷瓣被撼动,力量透过这灵宝直达水底,通天之河的水底如烧开的锅炉,发出‘咕噜噜’的巨大气泡,冲击着这莲台疯狂摇动!

  那莲台之中的佛修挡下了这一击,却表现并不像之前一样轻松,他脸色泛金,一股血丝从他嘴角溢出。

  “哈哈哈哈哈——”

  青龙的口中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大笑声,他虽说一击未能将这佛修击败,却终于将这灵宝撼动,“你挡得住这一击,还能挡得住我下一击吗?”

  那青龙口吐人言,话音一落,大如铜锣的青幽幽的双眼一瞪,接着伸出一双长爪,往那莲台径直抓来!

  佛修将牙关一咬,嘴中念念有词,原本屹立在他面前的那支金色灵幡随着他的秘语而动。

  ‘叮叮叮’的铃响声中,一个巨大的金色罗汉影子在他身后浮出。

  随着那铃声越急,那罗汉缓缓将双目睁开,气势摄人至极,接着张开一只蒲扇般的巨掌,往那青龙迎了上去!

  “你……”青袍原本以为已经稳操胜券,却没想到这区区化婴境的修士,手中的宝物竟这样多。

  那金影罗汉高达十丈,巍峨如山,出现在佛修上空,散发出极为慑人的气势。

  青龙话音未落,那巨掌已经抓了上来,带着无法匹敌的力量,‘轰’的一声将青龙一爪之力全部接住!

  两股灵力相碰撞的瞬间,布散开来的气势令那金色罗汉的身影一晃,但随着‘叮叮’的铃响之声,罗汉身影又迅速稳住,且掌上力量加强,硬生生将向下扑的青龙往上用力一托!

  “不可能!”青龙只感觉身不由被硬托着向上升了十来米,怒吼声中,那佛修低垂着头,又吟唱出数句秘咒。

  ‘叮叮叮——’

  金幡之上铃声一换,那金色罗汉之后,竟又叠出一个怒目金刚,那金刚手持金杵,一旦抬头,口中发出一声怒喝:

  “佛!”

  喝声之中,那金刚手持金杵,往青龙用力击打而来!

  这金刚高约数十丈,这一杵之力非同小可,泛滥的河水被这一杵力量划开,显出河心地底之处。

  青龙惊恐交加之间,庞大的身体被那罗汉叠住,已经来不及躲闪了,唯有硬着头皮准备硬扛这一击了。

  但青袍此人精明无比,他已经看出,凭借佛修此人,压根儿施展不出如此声势浩大的招数,这罗汉、金刚的出现都与那金幡有关,显然是这件法宝召出的这两大杀神幻影了。

  他将浑身力量集于头顶之上,不敢再惜守自己体内的灵力,灵力倾囊而出,化为层层护甲将他全身要害挡住。

  同时他嘴巴一张,一只约如拳头大、散发着幽幽青绿色光芒的珠子从其口中飞出。

  这珠子一飞出来,当即将河水号召动。

  从横断山脉涌出的水流、河面及云层之巅落下的水形成天空、山壁、地面三股不同的水柱,往那珠子的方向奔涌而去,顷刻之间绕盘成一团,形成一片旋转的巨大水幕,挡在了那青龙前侧!

  那水幕堪堪成形,金杵已经带着雷霆之势用力捣下!

  ‘轰!轰!轰!’

  如山崩地裂,水幕只挡了片刻,便随即破碎开来,那金杵声势稍微一滞,随即‘砰’的一声击打到青龙头上!

  “啊——”

  金光迸射之间,青龙口中发出一声惨呼,接着青色鳞片、血液随水波飞溅,如暴雨般洒落,同时一条青色长尾则悄无声息横扫而至。

  那佛修正全神贯注施展金幡,在金刚以杵击中青龙的刹那,佛修眼中杀机稍纵即逝,嘴角一扬,正露出喜色,便听到风响之声,惊慌一看间,便见一条长尾横扫而来,接着‘砰’的一声将那荷莲击中!

  佛修一心二用,此时操作金幡连召两大佛门真影现世击敌,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此时再见长尾摆来,脸上的喜意未褪,但眼中已经露出骇然之色,慌忙之间那莲瓣尚未合拢,便被青龙之尾击中。

  巨响声中,那荷莲之上灵光勉强一闪,接着‘轰’的一声盛放的花瓣化为粉光散了开来,巨大的莲台飞速闭合缩小。

  被这龙尾扫到,那佛修口中也与青龙一般发出惨叫之声,金幡之上的光芒迅速减弱,飞速旋转的金铃一下停止摆动,出现的两尊佛影随着那铃响声一滞便随即化为灵光消失,莲台带着这佛修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轰’的一声撞击到远处的山脉之上,才‘砰’的一声重新摔落进水中!

  那青龙的脑袋被击出一个巨大的窟窿,血液横流,惨呼之间重新化为人形,立在再次合并的河面之上,被浪头将身体托住。

  宋青小出现之时,正是这两人刚恶战,各自负伤之后。

  天时、地利、人和,她全占齐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