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访问没有内容,请刷新页面!

  轿车到达锦城医院。

  他们到达的时候,医院就已经备好了移动病床在大门口等候。

  慕辞典确定把辛早早包裹严实了,才把她抱下了车,然后轻轻地把她放在了病床上。

  医生护士迅速的把辛早早推进了孕检室。

  慕辞典和宋厉飞室外等待。

  两个人站在走廊上,都有些着急。

  宋厉飞转头看了一眼慕辞典,看着他眼眸就这么一直看着里面,眼珠子都不动。

  宋厉飞突然笑了一下,“自己的孩子有危险,还是按耐不住此刻担心爆了的心情吧。”

  慕辞典回眸。

  他确实很担心,到现在一颗心还紧在心口处。

  “与其这么掩饰自己的情绪,倒不如坦诚一点,好好和辛早早过日子。”宋厉飞说得漫不经心。

  慕辞典没有回答。

  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再加上他此刻也没有什么其他心情。

  他又这么看着孕检室。

  过了好一会儿。

  辛早早换上了医院的病号服,被护士从立面推了出来。

  慕辞典和宋厉飞连忙迎上去。

  医生说,“目前检查来看一切正常。但是不排斥之后会不会出现意外情况,所以我们建议留院观察一天。”

  “好。”慕辞典连忙点头。

  “谁是胎儿的爸爸?”医生突然问道。

  慕辞典一怔。

  宋厉飞也怔了一下。

  医生皱眉。

  “都不是。”辛早早突然回答。

  医生更加怔住了。

  平时辛早早都是一个人来孕检,今天突然来了两个年轻男人,她还以为宝宝的爸爸就是其中之一。

  “都不是,有什么给我说就行了。”辛早早开口道。

  此刻身体也暖和了,情绪也稳定了下来。

  医生停顿了几秒,看了看面前的两个男人,缓缓开口道,“现在你8个多月非常时期,再这样折腾下去可就很容易早产了,早产对胎儿有多不好我相信我就不用赘述你们应该都知道。别说折腾了,这段时间最好是静养,我建议你可以先暂停你的工作。”

  “好,我知道了。”辛早早答应着。

  “先在医院观察一天,如果一切正常明天可以出院。”

  “谢谢医生。”

  医生微点头,先离开了。

  此刻护士推着辛早早回病房。

  慕辞典和宋厉飞也一起走进病房。

  刚走进去。

  宋厉飞的电话突然想起,他接通,“你好。”

  “你好,我们是柳家镇的警察,报警说你们被柳家村的人殴打,是不是真的?”

  “是。”宋厉飞连忙回答。

  “你现在到派出所来一下,有些具体的情况我们需要了解。”

  “现在?”

  “对,现在。”

  宋厉飞有些犹豫,他看了一眼辛早早,“警察,让我去派出所问话。”

  “你去吧。”辛早早直言。

  “那你……”

  “我没事儿。”

  宋厉飞看慕辞典在,想了想,对着电话说道,“好,那我马上过来。”

  他放下手机。

  辛早早说,“顺便把今天我们了解到的,去派出所那边探探风声。”

  “你是说今天柳村……”宋厉飞还未说出来。

  辛早早直接打断,“你知道就行了。”

  明显是在防备慕辞典。

  宋厉飞看了一眼慕辞典。

  慕辞典面无表情,似乎也习惯了。

  宋厉飞说,“那我先走了。”

  “嗯。”

  宋厉飞离开。

  “你的衣服?”慕辞典把衣服给他。

  “你呢?”

  “这里。”慕辞典拿着辛早早脱下来的他的毛衣。

  宋厉飞点头,拿着衣服边穿边走。

  慕辞典此刻也穿回了自己的衣服。

  辛早早躺在床上,费力的翻了一个身,“你也走吧,我困了。”

  慕辞典没有回答。

  辛早早也不想多说。

  她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脑海里面在想今天被推下水的画面。

  应该不是错觉,她落实是柳茜将她推下去的?!

  她轻抿着唇瓣。

  看不出什么情绪的,逼着自己真的入睡。

  她需要靠睡眠来放松自己的情绪。

  回想起今天那一幕,她甚至现在都在后怕。

  要是宝宝真的有什么……

  她完全无法想象宝宝有什么她会怎么样!

  她想着些事情,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慕辞典看着辛早早睡了,但他没走。

  他不知道她身体到底怎么样,他不知道宝宝怎么样……事实上,他不想走。

  他现在下半身全身都湿透了。

  他其实也能够感觉到刺骨的冰冷,即使在如此温暖的暖气下,还是湿冷得很。

  他看辛早早睡着了,就从VIP病房中找了一套男士的病号服,直接去了浴室,洗了一个热水澡。

  洗完澡出来之后,穿着那套病号服,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没有发出一点点声音的,静静的陪着她。

  他其实此刻也在想柳家村的事情。

  事实上他也觉得这件事情极其不简单。

  他甚至有点怀疑柳强。

  柳强也投资了进去,也被骗了一部分财产,而他似乎并没有村民的激动。

  他是村长要做出表率的态度也是不可厚非,但过于平静过于不追究也确实让人诧异。

  慕辞典就静静的想着。

  房间中突然响起了一些声音。

  慕辞典转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辛早早似乎说了句什么。

  他连忙起身过去,“你在说什么?”

  “……”辛早早喃喃了好几句,完全听不懂在说什么。

  “辛早早。”慕辞典拉着她的手,靠近了些,“你在说什么,要喝水吗?”

  辛早早摇着头,摇着头,嘴里面一直喃喃不清。

  但整个人看上去分明像是做了噩梦一般,她脸上有着无比惊恐的表情。

  “早早。”慕辞典摇晃着她的肩膀,“你醒醒,你是不是在做恶梦?”

  辛早早嘴里一直喃喃不清。

  “早早。”慕辞典将她一把抱进怀抱里,“你醒醒……”

  辛早早扭动着身体。

  一直不停的似乎在抗拒,似乎是在和噩梦中的人抗拒。

  突然。

  她大叫了一声,“不要!”

  那一刻,眼睛突然睁开。

  眼神中都是恐惧。

  她不停的呼吸,不停的大口呼吸。

  那一刻甚至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甚至不知道这一刻是梦还是真实。

  她刚刚看到了汪荃。

  她知道她已经死了,但她就是看到了她。

  看到她向她走过来,看到她猛地一把抓紧了她的脖子,狠狠的说道,“我绝对不会让你生下慕辞典的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你生下的……”

  她怎么反抗似乎都挣脱不开。

  她眼前全部都氏汪荃狰狞的模样,全部都是恶毒的模样。

  不。

  不要!

  她睁开眼睛,眼眶都红了。

  她不能死,她不能失去宝宝。

  慕辞典似乎感觉到辛早早醒了。

  他把她轻轻的放开,让她整个人还是依然躺在他的怀抱里,看着她眼泪从眼眶中滑落,而她此刻似乎并不自知一般。

  他说,“醒了吗?”

  辛早早这一刻似乎才回过神。

  刚刚的一幕太真实,真实到她真的反应不过来。

  她直直的看着面前的慕辞典。

  “你刚刚做噩梦了,现在没事儿了。”慕辞典安慰。

  低沉的嗓音很温柔,似乎是在哄她。

  辛早早此刻突然冷笑了一下。

  她真的不稀罕,慕辞典的突然好心。

  她甚至觉得,很龌龊。

  一想到刚刚汪荃的模样,她甚至很想杀了和汪荃有所有关系的人。

  她用尽力气正打算推开慕辞典的那一刻。

  “你们在做什么?”病房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女性嗓音。

  两个人同时转头。

  柳茜出现在门口。

  她就这么看着他们。

  看着他们相拥抱在一起。

  看着他们抱得分明很紧。

  这么久了,慕辞典都没有这么亲昵的对过她。

  她不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对于柳茜的无法接受,当时两个人反而淡定。

  淡定的,辛早早推开慕辞典,慕辞典放开辛早早。

  柳茜走到慕辞典的身边,她说,“你们,你们……”

  “她做了一个噩梦。”慕辞典解释。

  “做了噩梦?做了噩梦需要你们抱在一起吗?”柳茜有些崩溃。

  却一直在控制情绪。

  慕辞典抿唇。

  “辞典,我们结婚了。”柳茜一字一顿。

  躺在床上一副事不关己的辛早早,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转头看了他们一眼。

  她有这么淡淡的冷笑了一下。

  “你怎么可以背着我,和辛早早……”柳茜看慕辞典没有回答她,她忍不住的又说道。

  说出来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我能够给你的解释就是,不是你想的那样,至少这一刻不是。”

  什么叫“这一刻不是”?

  是不是在说,下一刻,下一刻就是了。

  是不是在说,以后他还是会和辛早早在一起。

  不。

  她不能接受。

  她好不容易才等到慕辞典,好不容易才等到她和自己在一起,她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她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显得那么伤心那么柔弱。

  慕辞典看着他的眼泪,选择了漠视。

  柳茜感觉到他的冷漠,带着哭腔说道,“我还买了水果来看辛早早。”

  说着,她扬了扬自己手上的水果花篮。

  她说,“我心里还是内疚的,毕竟辛早早是在我柳家村出的事儿,所以我想来看看她。我承认刚刚我很不想你跟着辛早早走,因为我很吃醋,但静下来我也知道自己是不对的,所以我也想用水果来给辛早早道歉,我没想到,我没想到,你们会这样对我……”

  越说,越控制不住情绪的,哭得更伤心了。

  辛早早真的是看不下去了。

  她不是不想和柳茜计较,而是这种女人,她根本不屑和她计较,终归而言,不过就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辛早早开口道,“放心,我看不上你家慕辞典。”

  柳茜一怔。

  她泪眼婆娑的看着辛早早。

  慕辞典也这么看着她。

  “我以前不要的男人,现在也不稀罕。”辛早早冷漠。

  “辛早早,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辞典……”

  “我现在的不计较不是因为不敢和你计较而是不屑和你计较。你最好好自为之,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么好惹。”辛早早对着柳茜,一字一句威胁。

  柳茜听得懂辛早早在威胁她什么。

  今天辛早早落水的事情,只有她们两个知道是因为什么。

  “我不过就是误会了一下你和慕辞典的关系,你为什么要这么来针对我?”柳茜故意当听不懂,一脸委屈,在辛早早的强势下,就像一只极需要人保护的小白兔一般。

  辛早早眼眸一冷,“柳茜。你记清楚了。我连汪荃都不怕,更不可能怕了一个你!”

  柳茜心口一紧。

  是真的被辛早早的眼神和口吻惊吓到。

  她知道辛早早能够坐上辛氏今天的董事长肯定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样,她只是没有亲身体会过,所以此刻明显有些被吓到。

  辛早早眼眸一转,“带着你的水果,还有你的男人,离我远点!”

  下达的逐客令,铿锵有力!

  ------题外话------

  反正是有三更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