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访问没有内容,请刷新页面!

  下午四点正。

  南省江环市飞机场。

  一红一白两道极吸引人眼球的身影走了出来。

  女子一身红衣飒飒,一头漂亮的霓光薰衣草色长发。

  身边的男人一身白色的休闲服,手里同时拉着两个拉杆箱,一红色一银色。

  只是在行走之间,男人墨镜下的目光总是若有若无地落在身边女人身上。

  不用问了,这两个人正是苏青和萧季冰。

  ……

  宾泰大酒店。

  这是江环市最豪华的酒店。

  同时也是江环市最高的楼,共计六十八层,号称江环之巅。

  苏青和萧季冰两个人走进了酒店大厅。

  “欢迎光临,请问两位是否有预定?”前台小姐客气而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青摘下了墨镜,露出一双艳极了的眸子,她微微一笑:“预定!”

  七分媚骨,三分邪。

  前台小姐呆了片刻,然后忙道:“麻烦出示一下身份证。”

  苏青向着身边的男人微一努嘴。

  萧季冰忙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了两个人的身份证。

  前台小姐接过来,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

  李天悦,陈子楠。

  她迅速地将这两个名字输入进系统,然后笑了,取出房卡,连同两个人的身份证一并双手递回给萧季冰。

  “李小姐,陈先生是顶楼的观景套间6818。”

  萧季冰微一点头:“谢谢!”

  然后两个人便向着电梯间走去。

  ……

  六十八层,都是套间,而苏青预定的这间,却是六十八层位置最好也是面积最大,价格最贵的套间。

  坐在房间里便可以俯瞰江环市所有的风景。

  苏青走进房间,待萧季冰也进来并关好门后,苏青便直接对萧季冰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她便飞快地在套间里,将所有的房间全都搜索了一遍。

  萧季冰看着女子的举动,不禁微挑了挑眉。

  “你是……”

  只是话才刚刚说了一个开头,便看到苏青从客厅墙上油画的一角,扯出一个小小的微形摄像头。

  萧季冰的嘴角一抽。

  居然真的有!

  他一直觉得这样高端的酒店里不会有这样的东西呢。

  处理掉了这个微型摄像头,苏青又在房间里复查了一遍,确定无误了,这才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好了!”

  说着,苏青直接将外套一脱,往沙发上一甩,人便去吧台拿了一瓶药酒打开,向着萧季冰示意了一下:“来一杯不?”

  萧季冰点了点头:“谢谢了!”

  苏青直接回给他一记大大的白眼。

  萧季冰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更正:“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于是又换来苏青的一记白眼。

  谢谢不用说,同样的对不起也是不用说的。

  苏青倒了两杯红酒,一杯递给萧季冰,一杯端在自己的手里,走到窗前,这顶层都是落地窗。

  她向着窗外一指:“这种感觉你觉得怎么样?”

  萧季冰看看窗外,又看看苏青:“你很喜欢这种感觉?”

  看苏青的小脸上明显着有几分喜悦在闪烁着。

  苏青笑了:“当然,这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最好了!”

  “而且南省的风景很不错,等到任务完成了,我们一起在南省逛逛怎么样,老包那里我去说。”

  萧季冰看着女子那双亮晶晶的眼,心里终究是不忍拒绝她,于是点了点头:“好!”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一声。

  苏青的声音微微扬高了几分:“谁?”

  外面是一个男人非常有礼貌的声音。

  “您好,我是六十八楼的服务生。”

  苏青的眉头一动:“请进!”

  随着房门“滴”的一声响,一个身穿着客房服务生服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为两位补两瓶苏打水。”

  苏青点了点头:“有劳了!”

  服务生放好了苏打水,却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看着苏青和萧季冰道:“苏组长,萧法医!”

  苏青双臂环胸,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然后红唇一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阁下应该是江环市公安局的郑局长了吧!”

  郑建国闻言眼睛一亮,倒并不觉得意外,而是哈哈一笑:“哈哈,果然不愧是包局的徒弟呢,这份眼力,这份敏锐当真是了得呢!”

  苏青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嘴里却是谦虚道:“您啊也别夸我,您这进来腰杆笔直,气场十足,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干服务生的,而且像这样的大酒店,客房服务员还有服务生,都是年轻人,像您这种年纪的应该是洗衣服的还差不多!”

  郑建国的嘴角一抽,不过却是点了点头:“如此说来,倒是我大意了!”

  萧季冰走到室内小吧台里,又倒了一杯红酒,放到了郑建国的面前。

  郑建国摆手:“我现在可是上班时间,不能喝酒!”

  苏青举了举杯:“我现在是刚刚进入角色。”

  不过苏青这句话落下,便直接将话锋转到了正事儿上。

  “郑局过来了,应该是有什么事儿吧?”

  郑建国点头,面色也严肃了起来。

  “因为屠狼行动,即将收网,所以我们安排两个卧底先撤出来,而且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时间就在今天上午,可是直到现在人也没有撤出来,而且我们试着和他们两个人联系也没有联系上。”

  苏青和萧季冰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苏青眯了眯眼睛:“郑局,既然马上就要收网了,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时间将人撤出来呢,如此一来,只要稍有不慎,两个人就会曝露的。”

  “而且据我所知,卧底应该不只两个,而是四个吧,既然要撤,为什么不是将四个人都撤出来,而只撤两个人呢?”

  郑建国叹了一口气:“我们命令撤出来的这两位,一位是以前就进入其中的老卧底,还有一位就是你们龙城市的祁震庭。”

  “他们两个人已经引起了毒狼的疑心,所以我们也是出于对他们人身安全的考虑,所以才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怀疑?”

  苏青的眉头微皱。

  郑建国点头:“是的,是毒狼正好派他们两个人和其他几个人出来散D,我们的那个卧底也没有想到,他岳父岳母还有妻子以及孩子正好来江环市旅游了。”

  “要知道我们卧底在执行卧底任务的期间,不可以对家里人说实话,更不可以和家里联系。”

  “他装做不认识他家人,可是孩子却认出了父亲,便追过来叫爸爸,他的妻子也认出他来了,便问他来江环市做什么,怎么不回家……”

  “卧底同志说他们认错人了,可是他妻子却以为卧底同志这是不要她和孩子了……”

  苏青听得嘴角直抽,要不要这么巧啊。

  “当时你们龙城市的祁震庭同志出面帮着那位同志解了围,而那天带着他们出门的正是毒狼的得力助手,也是他的情人,人称三姐的朱妍。”

  苏青明白了。

  郑建国再次叹了一口气:“当时祁震庭机灵,借着去卫生间的机会,发了一条短信出来,让我们立刻派人将那位卧底同志的家人保护起来!”

  “之后祁震庭又和我们联系了一次,说是毒狼已经对他们两个人产生了怀疑,所以我们这才决定让他们两个人赶紧撤出来,约好的是今天上午七点,可是我们的人都已经等到现在了!”

  苏青闭了闭眼。

  对于毒狼,她还是有些了解的,那个家伙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毒狼不像以前的她,不愿意看到自己手底下的那些兄弟们,在这条亡命的路上越陷越深,所以她心心念念想的就是如何让自己的那些兄弟们洗白,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在阳光下,不再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毒狼要的只有钱,在道儿上,毒狼出名的不但是他的狠辣,更有他出了名的爱钱,只要是暴利的生意,不管搞什么,他都会去做。

  在她还是于倩的时候,有一次毒狼抓到了一个卧底,他生生地折磨了那个卧底四十八天。

  还将这儿当成是他的得意之作,居然将那个折磨那个卧底的情形,拍成了视频专门发给他们,请他们一起鉴赏。

  苏青到现在还记得挺清楚的,那个卧底浑身上下所有的骨头,只要是不影响他生命的,都已经被砸碎了,当时视频里的,如果不是有毒狼自己的旁白,她都认不出来那居然是一个人,一个还活着的人。

  毒狼完全不怕这视频会被人传出去,落实他杀害警察的罪名。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活着就是为了今天活得痛快。

  有道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反正只要他被警察抓到了,那么他甚至都不用口供,单凭着警察手里掌握的他的那点儿事,判他十次死刑都绰绰有余。

  所以,他怕个毛啊!

  所以……

  苏青看着郑建国,也挺郑重:“郑局……”

  郑建抬头看着苏青,眼底里是满满的沉痛:“我明白的,只怕他们已经凶多吉少了……如果我们让他们撤退的命令再早一点就好了……”

  苏青的声音清冷,却是低缓的:“郑局,来之前,我也做一些功课,研究了一个毒狼那个人的行事风格,所以我觉得,就算是咱们那两位卧底被他识破了,也落在他的手里了,他们现在虽然情况不会好,但是十有八九还活着。”

  郑建国腾地站了起来,眼里闪着激动,但是却还是保持着冷静。

  “苏青,你是如何判断的?”

  萧季冰也有些奇怪的看着苏青。

  他们两个人可是一起坐飞机过来的,两个人的座位紧挨着。

  所以就算是别人不清楚,可是他还是很清楚的,苏青哪里做过什么功课啊。

  虽然来的时候,老包给他们两个人的邮箱里把所有的资料全都发过来了,特别是毒狼的资料,老包可是打电话再三交待,让他们两个人一定要看熟。

  但是……

  看的人,只是他罢了!

  苏青也就是随便地划拉了几眼,便直接关了手机,歪头睡觉了。

  所以……苏青为什么会一副很了解毒狼的模样。

  苏青的嘴皮子还是挺溜的,而且借口她早就已经想好了。

  “是这样的,我是看到资料上那些被毒狼害死的几个卧底的死状分析来的!”

  不只是卧底,还有那些被毒狼抓住的警察。

  算算看,死在毒狼手里的已经不下二十个了。

  所以可以说,毒狼的双手上沾染了太多一线警察的鲜血了,他犯下的累累的血案。

  郑建国听完了苏青这言简意赅的解释,先是一怔,继尔也反应过来了。

  “是啊,那这么说起来,现在他们应该还活着?”

  苏青点了点头:“十有八九吧,不过最好尽早救出他们,否则的话,他们的情况只怕会越来越糟!”

  说着苏青的话锋就是一转:“所以郑局,我申请尽快去见毒狼。”

  郑建国点了点头,看向苏青的目光有些感激:“我这一次急着过来见你们两个人,就是想要你们提前去见毒狼,想办法把我们的同志救出来,我真的不想再看到我们的同志再有人牺牲了。”

  苏青点头:“我们也不想!”

  郑建国道:“那么我现在就联系中间人,让他尽快安排你们和毒狼见面。”

  苏青闻言一怔:“中间人?”

  郑建国点头:“这个中间人也算是我们的人吧,他答应在这事儿上会帮助我们,可信!”

  苏青摆了摆手:“不用,郑局长,你想想我现在的身份?”

  这个问题会是直接将郑局长问得一怔,有些不明白苏青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还是那边萧季冰的脑子转得够快,已经立刻便明白了苏青的意思。

  “郑局,苏青的意思是说,她现在可是于倩。”

  郑建国也反应过来了。

  但是苏青过来本来就是为了冒充于倩的,可是她是于倩和中间人不矛盾啊。

  苏青只能自己将话再往明白上说了。

  “郑局,以于倩的身份,还有她的性格来说,她想要见毒狼,不需要有中间人。”苏青笃定地往沙发上一靠。

  郑局长不赞同:“可是据我们所知,于倩和毒狼两个人其实并没有见过面。”

  “没有见过面,于倩也不需要中间人,如果真的有中间人和毒狼沟通这事儿,这绝对不是于倩的风格。”

  苏青的语气依就是十分的笃定。

  萧季冰的眉头微动,有些诧异地看着苏青,苏青没有说到这些的时候,他也没有想,现在听到了苏青的话,再仔细想想看,一点儿也没有错,以于倩的性子来说,想要见毒狼哪里需要什么鬼的中间人。

  郑建国吸了一口气,眉头皱了皱:“苏青,你对于倩挺了解的?”

  苏青抬手一指萧季冰。

  “他曾经在于倩身边卧底,所以他很了解于倩,于倩的性格什么的,都是他说给我听的。”

  萧季冰:“……”

  胡说,他是和苏青提到过于倩,但是说出来的内容却绝对不多。

  所以,苏青到底为什么这么了解于倩呢?

  萧季冰想不明白,可是现在他也知道不能去问苏青。

  至少现在不但不能去问苏青一句为什么,甚至还要帮着背她甩过来的这个锅。

  对上郑建国看过来的目光,萧季冰只能是扯出一个笑容来。

  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这表情,便已经说明他是默认了。

  于是郑建国点了点头:“哎呀,幸亏你们比我们了解于倩,否则的话,这事儿可就弄巧成拙了。”

  不但陷在里面的人救不出来,甚至还会再推两个好同志陷进去。

  不过,这事儿可不是小事儿。

  郑建国虽然是一局之长,但是却也不敢直接拍板。

  “我得打个电话,汇报一下这个情况!”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