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狼 3006 它,能不能定规矩!

小说:头狼 作者:寻飞 更新时间:2020-01-14 12:08:14

*如访问没有内容,请刷新页面!

  生活这东西,如果你细品起来很有意思。

  你会发现,所谓的成长,其实就是一个不断逃离,最后又回到原点,而不得不去面对的过程。

  自打出道以来,我就极其反感和排斥像个武夫一样的用蛮力解决问题,可是兜兜转转一大圈,最后让我在这场意外中得以保全小命的就是不算特别开化的拳脚。

  假设我没有在那家小饭馆里干翻胡优和那两个人渣,此刻恐怕已经沦为猪猡,假设这一周多的逃亡里,我的身体素质差到极致,或许根本等不到兄弟们的救援。

  从被抓再到我逃出生天,短短几天里,我数次和死亡擦肩,说出来可能大部分人不会信,这种经历比特么让我去少林寺当几年俗家弟子都更有效果,太大的牛逼不敢吹,再碰到吴恒,我即便不敌,至少有好几种法子让他脱两层皮。

  冬天花败,春暖花开。

  有所失去,自然也有所收获。

  当天晚上,孟拱城内的一家泰国餐厅里,我、风云大哥和白鲨的上家一个名唤谭耀华的缅籍华人以及风云大哥的朋友彭先生在包房里见上了面,除此之外还有四五名作陪,一个个看起来非富即贵,应该也全是孟拱城内的大拿。

  整桌人的气质都非常相近,嘻嘻哈哈的聊天打屁中透着圆滑世故的精明,我不说能看透,但至少不底需,唯独风云大哥那位姓彭的朋友,让我仿佛瞅着一块宇宙黑洞似的迷茫。

  倒不是说此人长的有多惊世骇俗,相反那人的相貌很平凡,平凡到丢进人堆里都不一定能找出来,四十多岁左右,皮肤和这边的土著相差无几,古铜色中泛着光滑,小端头,国字脸,不大不小的眼睛宛如古井一般平静,嘴唇两边蓄着不算太粗的八字胡,往那一坐,给人的感觉就像个领家大叔似的简单。

  可如果真简单的话,整桌子人不会对他礼貌有加,风云大哥更不会从始至终只跟我介绍对方的姓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入坐以来,那位彭先生就对我异常冷漠,甚至于连眼神交汇都没有。

  作为和事佬,风云大哥简单跟我们双方互相做了个介绍后,就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坐下不再言语。

  偶尔和旁边的彭先生窃窃私语几句,两人也是操着非常利索的英语,把旁边的一众陪客听的两眼冒懵逼。

  寒暄几分钟后,作为这次事件的主要一方,叫谭耀华的男子起身,朝我微笑着伸出手道:“王总你好,对于咱们双方这次的误会,我深表歉意,白鲨确实是我手下的头马不假,但他私底下究竟在搞些什么名堂,说实话我真不是很清楚,不过事情已经发生,我肯定难逃其咎,白鲨死了,我想让他给你赔罪怕是不可能了,我这边愿意赔偿您一千万现金作为补偿。”

  “谭先生大气。”

  “对对对,谭先生诚意满满啊。”

  几个作陪的,立即马不停蹄的开始捧臭脚。

  谭耀华今年大概五十多岁六十不到,长相和他的名字一样非常富有年代感,黑白参半的头发整整齐齐的梳在脑后,颇有几分赌神里“发哥”的神韵,不过他的长相绝对和发哥没有丁点相似,金丝边框的眼镜,配上一张厚嘴唇,反倒有点像近视了的曾志伟。

  瞟了眼他递过来的手掌,我笑呵呵的起身,抬手朝他抻了过去,就在我俩之间就快要触碰到一起的时候,我猛然掉转方向抓起桌上的餐巾纸,随即四平八稳的坐下,抹擦一下嘴角昂头出声:“咋还没吃呢,就感觉好像有点饱了。”

  面对我毫无规矩的拒绝,谭耀华镜框后面的那双眼睛陡然瞪圆,旁边的几个陪客脸上也或多或少出现一抹不悦的神色,可能在他们看来,我这个外地佬有点给脸不要脸,连面上的这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反倒是坐在风云大哥旁边的彭先生嘴唇上扬,饶有深意的扫视我一眼。

  谭耀华沉寂几秒钟后,抽回去自己的手掌,瞪眼注视我冷笑:“王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呢,还是看不见孟拱城内的这些商政代表吗?你可以不尊重我,但至少要给其他人点面子吧,埃索老弟是孟拱城防军的..”

  “大哥,这地方上菜有点慢呐。”我全然一副没听到他说话的模样,侧脖朝着风云大哥微笑:“要不咱换家馆子吃得了,不瞒您说,将近十天的餐风露宿,我现在真是饿急眼了,饿的恨不得要吃人,你现在给我解刨了,会发现我肠胃里除了凉水就是野果子,呵呵。”

  通过张星宇调查出来的资料,我对谭耀华的生平过往有个大致的了解,这家伙是个实打实的老江湖,八十年代初期最早一批出国下海的“弄潮儿”,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对“弄潮儿”不太了解,但在我父辈们那个年代,这个词简直就是时尚和魄力的代表。

  在那个改革开放还未正式启动的特殊大背景里,敢义无反顾辞去“铁饭碗”个人经商的狠茬子不多,敢冒冒失失跑到海外做买卖的选手更是凤毛麟角,而谭耀华正是凤毛之一,只可惜属于混的不算成功的那类。

  十几二十年前谭耀华就是孟拱城内的华圈商人代表,时至今日这家伙仍旧没有太大的长进,表面上开了几家果品加工厂,实际上暗地里一直在捣鼓走私、贩卖人口的勾当,算不上这边最大的“批发商”,但也相差无几。

  见我如此不给面子,风云大哥干咳两声,微笑道:“小朗啊,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老谭主动跟你低头,你见好就收吧,如果赔偿金的问题,你感觉有什么不满的话,咱们可以摊开放在桌上慢慢谈,饭馆不要换了,彭先生旅途劳顿,身体不是太舒服。”

  “这样啊,那好咱们就速战速决。”我点燃一支烟,笑眯眯的注视着对面的谭耀华开腔:“误会这玩意儿,想要真正解除就一个方式,你倒下或者我升天,否则这辈子咱俩心里都永远有芥蒂,你给我钱,你肯定不乐意,我收你钱,我心里也不舒坦,所以吧,咱没有必要搁这儿逢场作戏,想处理简单,你嘣了我,或者我嘣了你!”

  说罢话,我直接从腰后摸出一把“六四”式手枪,啪的一下拍在桌上,震的整张桌子晃晃悠悠的乱颤。

  一桌人的视线瞬间全都投向我的脸颊,唯独那个彭先生只是淡撇撇的瞄了一眼,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又低下脑袋。

  “王朗,你是觉得我怕你吗?”谭耀华梗着脖颈怒视我:“别觉得你在国内有点起色就能跑到孟拱城内耀武扬威,我告诉你..”

  “我怕你,我怕你行了吧,曹尼玛得!”我粗鄙的爆了句粗口:“瞅你岁数挺大,不爱骂你,咋还非想往身上要呢,你麻了哔!动动你脖颈上的装饰物好好想想,我的人光是找我就能砸出来两亿,我差你那一千万的蚂蚁小腿吗?昂!”

  说着话,我直接粗暴的踹开自己衬衫的前襟,喷着粗气低喝:“来,瞪圆你鼻梁上那俩窟窿好好看看,我这的伤口一千万能填满不?你都要拿我当牲口卖了,还鸡八惦记管我要面子,您配吗?”

  “王先生,你有点不懂规矩了。”

  “外地仔你搞什么搞,不要拎枪抡刀,我们不是没见过..”

  旁边几个作陪的当地权贵脸上有点挂不住,纷纷同仇敌忾的数落我。

  “你见过啥?刀和枪是吗!”我歪脖俯视一个穿着当地军装的黑发中年,朝着屋外喊叫一声:“把我让你们提前准备的礼物带进来。”

  很快,王嘉顺、刘祥飞、聂浩然和苏伟康一人拎着一个大皮箱走了进来。

  王嘉顺“咣当!”一声将手里的大皮箱摆在桌上,而后慢吞吞打开皮箱,一沓一沓散发着墨香味的钞票呈现在所有人眼前。

  “见过刀和枪,那见没见过这么多美刀?我兄弟们甩出来两亿找我,但我感觉这钱与其便宜旁人还不如用来见证我和诸位的友情岁月。”我舔舐嘴皮侧脖看向刚刚说话的中年。

  中年不自觉的吐了口唾沫,眸子里闪过一抹异常的光芒。

  “还有你,目不斜视的告诉我,什么叫规矩啊!”我又看向另外一个说我没规矩中年,乐呵呵的从箱子里抓起一沓钞票挥舞:“它,是不是规矩?它,能不能重新定规矩!”

  “这..”那人磕巴的转动两下眼珠子没吱声。

  “今晚上谭耀华把你们都叫过来,一是为了替自己壮个声威,二来可能他混这些年也就你们几个拿得出手的帮凶,哦不..恕我嘴残哈,朋友,就你们几个真心朋友。”我随手将钞票丢进箱子里,伸了个懒腰道:“我也懒得陪你们演,认为情比金坚的坐下来继续看戏,感觉还是钞票最美的,拿钱闪人,回头我挨个拜访诸位。”

  随着我话音落下,屋子里的温度似乎骤然变高,四个陪客互相对视一眼后,最先骂我不懂规矩的中年干咳两声,从苏伟康手里接过一只箱子迅速走了出去,有一个带头的,剩下仨人不再犹豫,纷纷拎箱子走人。

  谭耀华愣了几秒钟,慌忙起身叫喊:“埃索、耶哥,我也可以给你们钱的。”

  “迟了,不知道啥特么叫先来后到吗!”王嘉顺一肘子怼在谭耀华胸前,将他推了个踉跄,表情阴森的狞笑:“老哔梆子,白瞎你活这么大岁数,到现在都没玩明白到底是钱重还是人重...”

  喜欢头狼请大家收藏:头狼45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45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头狼,头狼最新章节,《头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