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访问没有内容,请刷新页面!

  “叶尊,怎么了?”

  龙澜见状,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故而凑过来,问道。

  叶萧摇了摇头,将心中那丝疑虑消散,只道:“无妨。”

  见状,龙澜方才退去,而叶萧呢,则再一次,拿起手中的一真丹。

  “呼。”

  他,少有的深呼吸一口气,清理脑海中锁杂的念头,他马上要突破,心中不能有任何杂念。

  旋即,他拿起手里的碧绿色晶莹丹药,一下,仍入口中,喉头滚动,咽了下去。

  “轰!”

  这一真丹的药力,可真不是盖的,叶萧一吞入腹中,顿时感觉,一股十分强劲的真气,自体内汹涌而出,并迅速流淌在四肢百骸。

  感受着,久违的药力,叶萧席地而坐,盘起双腿,缓缓闭上眼睛,同时,双手放于丹田之前,结出修炼的印结来。

  开始,吸收药力!

  准备,重回大乘!

  “唰唰!”

  叶萧的吸收能力,毋庸置疑,不过饶是如此,却还是有着许许多多的真气,从他周身毛孔之中窜出来,席卷在他周身。

  感受着那不时溢散出来的真气,龙澜心中微惊,他察觉,单是这流窜出来的真气,竟都比他上次赠予叶萧的真气多。

  真不知道,这主丹的药里,究竟有多强,当真是匪夷所思。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龙澜自是不敢大意,他也清楚,这才是叶萧最重要的时候,只要这位重回大乘,才当真是当世无敌了!

  且他更明白,这样磅礴的药力,纵使是叶萧,欲要突破,也得需要一年甚至以上的时间才能够达到!

  “等吧!”

  他无奈苦笑一声,好在,这也是最后一次的等待了,待这一次,叶萧出关,他龙澜,也能陪叶萧,一同出去外面看一看。

  这万年后的世界,他可是好奇着呢。

  ……

  时间飞逝,春去秋来,又是一年的秋季。

  崤山。

  “咯吱咯吱。”

  苏瑾将车子停在了山脚下,自己步行上山,手里还提着一袋白洛喜欢的零食。

  步伐埋下,踩在昏黄的树叶上的时候,不断发出咯吱的声音。

  距离叶萧离开,已经有两年半的时间了,两年的时间,岁月并未在苏瑾的脸上,留下任何一丝痕迹。

  她那张俏脸,还是跟以前一样,倾国倾城,如今京城,照样没有一个人,能在美貌上压过她。

  只可惜的是,这张俏脸上,少有笑意,走在上山路上,也不紧不慢,似乎,显得有些惆怅。

  当然惆怅了。

  那日,算是苏瑾最黑暗的日子了,她回到苏家,看到的,是原本兴致勃勃前去兴师问罪的大军,铩羽而归。

  苏家的那位老祖,遭受重创,在那天以后,没过多久,就坐化而去了。

  苏南栋等几位高层战力呢,也一直闭关疗伤,一年多来,都没有任何人见过他们,可谓,损失惨重。

  饶是如此,苏家,都算得上好的,魏家和萧家那边,若不是有顾家和苏家帮衬,估计这会儿,都得面临解散了。

  可惜,便是苏家和顾家,也只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罢了。

  这一年来,南方阁大幅扩张,收纳了不知道多少修士,就连金丹期以上的,都有好几名,甚至有国内势力,慕名前来投奔。

  敌方势力突飞猛涨的同时,意味着己方势力将要面临严峻的局面。

  如今,四家已经缩水严重,再不复之前的盛况,虽然这些吧,跟苏瑾关系真的不大,她也不是掌权人,不过,还是会为家族担忧,尤其是,在她父亲一直没有出关的日子里。

  对了,还有叶萧。

  到现在,说实话,如果可以,苏瑾宁愿忘了他,最危难的时刻,叶萧并不在,甚至到如今,两年半的时间了,苏瑾连他在哪里闭关,都不知道。

  可能,叶萧以及一众大修士眼中,一年、十年,乃至于千百年,都算不得多久,不过是一次闭关,一场修炼罢了。

  可苏瑾,才仅仅不到二十五岁啊!

  她眼中,一年,都是那么难熬,何况是三年!从小到大,她都跟在叶萧身边,分别最长的时间,就是她离开天海,也不过一年尔。

  可这一次,到如今,却已经,两年半了啊!

  慢慢的,苏瑾好像有些,了解当时萧家老祖萧冉的感受了,更隐隐明白,之前南安澜跟她说的话了。

  她好像,对于叶萧而言,真算不得,多么重要啊。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事实,貌似就是如此,令人伤心,却又不得不承认。

  一边想一边走,不知不觉,苏瑾已经走到了这修炼者协会的门口。

  站在这修炼者协会门口,她抬头看了眼牌匾,略显唏嘘,上次来,已经是一年前,也就是知道消息回去的那次。

  那之后,她就没再来过崤山,没再来看过白洛。

  刚开始,白洛还会跟她打电话,这种联络,一直持续到了上个月,到上个月,白洛忽然就不跟她联络了,她纳闷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对方却显示关机。

  苏瑾本以为,是白洛有什么事,可一个月过去,她还是没有消息。

  苏瑾不太放心,就来了,纯粹是她跟白洛还算熟识,觉得应该来看看。

  此刻,站在门口,却皱起黛眉。

  因为,这修炼者协会,显得十分冷清啊,里面,除了一些个站岗的,几乎没有人。

  往日里,那些个前来崤山借助聚灵阵修炼的年轻一辈,也不见人影。

  “果然出事了。”

  苏瑾顾自呢喃,她的预感,还真没错,这可不像是正常的崤山修炼者协会总部啊。

  门口的守卫倒是认得苏瑾,也放她进去,只是,在看苏瑾的时候,目光总会有些不自然。

  这一点,令苏瑾,心中不好的预感,更甚一分。

  她大踏步,走去白城芥和白洛日常居住的别院。

  可,刚走到那附近,便愣在原地。

  映入眼帘的,非是那竹林中的雅致小别院了,而是,一片废墟。

  更可言说,是烧一片漆黑的废墟!

  出事了!果然出事了!人呢?

  “苏小姐?!”

  在这一刻,后面,忽然有人,喊了苏瑾一声。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