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网 > 经典网文 > 火葬场女工日记 > 第554章 无妆自上
    唐曼思来想去的,也许顾小婷在耍她。

    唐曼回办公室,接着整理官妆。

    中午,董礼进来,说下班了。

    “董礼,今天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唐曼问。

    董礼一愣,摇头。

    下楼,上车,去吃鱼。

    吃鱼的时候,银燕说:“我的妆笔少了一只,我明明就放在化妆盒子里的,每一次妆后,我都会清点的。”

    唐曼一愣。

    “你是不是放忘记地方了?”董礼问。

    “没有,这个肯定没有。”银燕说。

    银燕人心细,唐曼就琢磨着,顾小婷?

    那顾小婷怎么隐藏的呢?什么时候拿走的呢?

    顾小婷以魂附身,魂盒子里魂附身学妆,这简直就是疯了。

    人的灵或者是魂,附身,没有强大的控制力,是会被灵魂控制住的,成为了另一个人。

    有的人突然性情大变,完全和原来不是一个人了,就有可能是其它的灵附身。

    唐曼说:“丢了就丢了,很正常,明天你到主任那儿再去领几支。”

    唐曼不想说这件事,这也许只是一个猜测,也许是顾小婷玩的心机。

    董礼低头没说话,看来董礼心里也是明白一些什么。

    吃过饭,回去。

    董礼问外妆的事情,唐曼说:“暂时停几天,看看情况。”

    “是顾小婷吧?”

    唐曼没说话。

    牢蕊的死,对唐曼来说,是一个打击。

    她要把心情稳定下来。

    要给牢蕊选一块墓地之后,再说。

    唐曼找风水先生给找墓地。

    风水先生给选了第三块墓地的时候,唐曼才看上。

    唐曼选了日子,带着董礼把牢蕊给葬了。

    下葬回来,已经是中午了。

    唐曼和董礼回宅子,吃饭,银燕回来了,生气的坐在沙发上。

    “吃饭。”董礼说。

    “不吃。”银燕很少生气。

    “噢,银大小姐怎么了?”董礼问。

    “董大场长,我新领了二支笔,又丢了,我也没得罪谁,何况那化妆箱我用完,从化妆室出来,就放到化妆师办公室的箱子里,锁上了。”银燕说。

    “好了,吃饭,你到工作间里拿两支。”唐曼说。

    银燕丢笔的事情,唐曼似乎能确定了,这里面有问题,但是不知声,不说,看着发展。

    唐曼也告诉银燕了,不要说。

    唐曼让董礼安排好,让副场长,主任,都观察着,看着火葬场的变化。

    第二天上班,唐曼整理官妆。

    一直在忙碌着。

    快十一点的时候,董礼进来了。

    “师父,出了点事儿。”董礼坐下,就喝水,一气干了一杯。

    看样子这一上午也是没闲着。

    “什么事?”唐曼没抬头,写着官妆的材料。

    “15号尸柜的尸体竟然是完妆了,本来是今天要上的妆。”董礼说。

    “给我看看照片。”唐曼说。

    董礼把照片让唐曼看。

    唐曼看妆。

    “你说这妆是谁上的?”唐曼问。

    董礼说:“不是我们场子的化妆师,每一个化妆师上的妆,就和一个人长相一样,能分得出来的,顾小婷上的妆,我只看过两次,我确定不了。”

    董礼很聪明。

    唐曼说:“应该是顾小婷的妆。”

    董礼看着唐曼,声音都不对了。

    “她怎么上的妆?监控可是没有看到有人。”董礼说。

    唐曼看了一眼董礼,没说话。

    董礼心里应该是明白 ,只是不愿意面对,或者说理解不了。

    “好了,收拾一下,下班,喝点啤酒吧。”唐曼说。

    董礼出去,唐曼收拾东西。

    她很清楚,顾小婷魂在身,这是隐藏之身,要玩点东西了。

    去古街喝啤酒,银燕锁着眉头,不高兴。

    “你又怎么了?”董礼问。

    “这妆我是不能上了,今天上妆的时候,有人拉了我三次。”银燕脸色不好,看来是吓着了。

    “掣肘。”董礼说。

    银燕不说话。

    唐曼喝啤酒,看来顾小婷在群里发出来的消息是真的,她就在火葬场。

    看来这个顾小婷还真的就是如此。

    唐曼知道,这些事是要处理的,不然麻烦会大的。

    这一夜,唐曼睡得不太好。

    早晨起来,告诉董礼今天不去了。

    唐曼九点多,给秦可打电话,约到河边。

    唐曼过去的时候,秦可已经是了。

    唐曼过去,坐在台阶上,看着河。

    秦可坐在一边,说:“其实,我也很喜欢看河水,每当我心烦的时候,我就会到河边坐着,一坐几个小时,静静的看着河水的流淌,我的心情就得平复。”

    “嗯,我喜欢听河水的声音。”唐曼说。

    “今天心情不是太好吧?”秦可问。

    “嗯,发生了一些事情,就是那个魂盒的事情,现在在顾小婷的身上。”唐曼说。

    “挺好的,我一直担心的会在你的身上,那并不一定是好事情,灵在身,是可以帮你学到很多的东西,但是没有强大的力量,最终是会被控制的。”秦可说。

    唐曼说了场子里发生的事情。

    “既然是这样,这个顾小婷恐怕是要跟你闹了。”秦可说。

    唐曼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看着。

    自己办公室的电脑被打开了,有人在查资料。

    唐曼把手机给了秦可,秦可看着。

    电脑里的每一步操作都能看得到。

    “你办公室有监控吗?”秦可问。

    “有,我自己装的。”唐曼把手机拿过来,打开了监控。

    没有人,但是电脑操作着。

    “不是远程吧?”秦可问。

    “不是,远程系统被我锁定了,没有人能操作。”唐曼说。

    “那应该就是顾小婷了。”秦可说。

    “对呀。”唐曼说。

    “如果真是这样,就挺可怕的,找罗隐吧。”秦可说。

    唐曼看了一眼秦可,他居然也认识罗隐。

    “我和罗隐并不熟悉,不过就是有交往。”唐曼说。

    “这样,我打个电话,中午请她吃饭,就在河上餐厅。”秦可说。

    “也好。”

    唐曼知道,自己要请罗隐出来,罗隐未必会给这个面子的,看来秦可真不是一般人了。

    秦妆的第十六代传人。

    秦可打电话,约好罗隐,就带着唐曼的河堤上走着。

    快中午的时候,上船,到河中心的餐厅。

    罗隐是一个人带着来的,一个年轻的男人,二十多岁,不说话,也不坐下吃饭,就是站在一边守着。

    罗隐也不叫他坐下,吃饭。

    尽管秦可说了,罗隐只是摇头。

    秦可说了顾小婷的事情。

    罗隐看了一眼唐曼,说出来的话,让唐曼一惊。(记住本站网址:www.45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