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贵妃你又作死了 > 章节目录 第1702章 让这妹妹吸取教训
    这不是一件小事,得先弄清楚怀了多久。

    毕竟在她跟南轻尘有些什么的时候,她也曾跟太子有些什么。

    巧月见凤浅浅坐立不安,小心翼翼的问:“小姐这是怎么了?”

    南清乐看向巧月,她走上前,攥住巧月的手道:“巧月,你可是本小姐的心腹。你可得帮我!”

    巧月一愣,不知所云的问:“奴婢自是帮小姐的。”

    “帮我出府,掩盖其身份。”

    “小姐出府做什么?”

    “去找大夫看诊。”

    巧月很诧异,愣愣的说:“小姐若是不舒服何须出府,让管家找个大夫前来给小姐看看便是。”

    “别问了,你就照着本小姐的意思办吧!”

    巧月见南清乐很是紧张,福了福身道:“奴婢这就去安排。”

    其要掩盖身份混出府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巧月给南清乐换了一身丫鬟的衣裳,蒙上面纱,便出了清浅院。

    在外头蹲守许久的墨竹见出来两个婢子,其中一个是巧月,另外一个蒙着面瞧着身形似是凤浅浅。

    墨竹立即跟上,没想巧月察觉到了。

    巧月顿了步子,快速转身,张嘴道:“谁,谁跟着我!出来。”

    墨竹躲着并不隐秘,早被巧月看到了衣衫。

    他出来一脸的憨憨。

    巧月见是毓苑的墨竹,微微皱眉。她下意识的挡在了南清乐的前面,怕墨竹瞧出了端倪。

    “你鬼鬼祟祟的跟着我做什么?”

    墨竹总不能老实说跟踪巧月,他挠了挠头,一脸憨相的说:“巧姐姐,我这是,这是……”

    “你什么?快说!”

    “我这是瞧上你了,想娶你做媳妇儿。”

    “……”

    这话一出,巧月脸顿时羞红了脸。她快速拉住南清乐的手,带着南清乐跑走了。

    墨竹见人走了不由松了一口气,他真是太难了。

    巧月带着凤浅浅出了府,然后走远些叫了一辆马车。

    上了马车后南清乐才对巧月道:“你别听那小子胡说,这是骗术。”

    巧月依旧红着脸,低着头,闷闷的说:“是,奴婢晓得。”

    南清月懒得管巧月,她自己的事都还没底。

    她让车夫去药铺,因为只有药铺才有坐诊大夫。

    马车到了几家药铺前,凤浅浅下了马车,就有药铺的伙计来拉客。

    几家药铺都有排队看病的人,凤浅浅寻了最少的一家。

    她到了坐诊大夫前,很是紧张的坐下。

    大夫是个白胡子老头,他问凤浅浅道:“姑娘那不舒服?”

    南清乐迟疑了下,小声的说:“近几日胃口不好,时常呕吐,夜里睡不好,还常常做梦,整日心绪不宁,似是魔怔了。还请大夫替奴家看看。”

    “还请姑娘伸出手来。”

    南清乐迟疑了下,最终还是伸出手手。

    大夫的手把在了南清了的手腕处,捋了捋胡须。

    这个过程,南清乐等很是煎熬。

    她见大夫迟迟不给个答复,急忙问道:“大夫,奴家得了什么病可有医法。”

    大夫从南清乐手上移开手,看着南清乐道:“姑娘已经有两月有余的身孕。”

    这话一出晴天霹雳,对于南清乐而言这是毁灭性的打击。

    毋容置疑这个孩子是南轻尘的。

    她并不想嫁给南轻尘,居然怀上了他的孩子。

    这个累赘必须去除掉。

    “大夫,给奴家开一贴堕胎药吧!”

    “这……怕是不行。孩子已经长成了,强行堕胎会有生命危险的。”

    “可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我并不想要。”

    “姑娘还是回去与夫君商议下再定夺吧!”

    老大夫年纪大了,不想再造孽,他还想多活几年多积阴德。

    一旁的巧月得知南清乐怀有身孕,很是诧异。

    她自伺候小姐以来,可从未见小姐与那家公子有所来往。

    小姐还与尘王爷有婚约,这可如何是好?

    南清乐惶惶不安的回了马车,回去的路上一句话也没说。

    墨竹虽没跟去,但是他有嘴可以问,于是他问了看守门的人,又问了跑马车的人。

    巧的是南清月与巧月下马车的地方,正是墨竹在询问人。

    两人匆匆离开,墨竹才问车夫,这两人去了那。

    车夫是只认银子不认人,收了墨竹的银子,便带着墨竹去了药铺。

    墨竹又找老头打听了两人,这才知道这两个姑娘中有一个怀有身孕。

    带着这个消息,墨竹回了府。

    凤毓与杨絮儿正在下棋,见墨竹回来,已经面临输的杨絮儿丢了棋道:“不下了,不下了。”

    凤毓见杨絮儿耍赖,也只是 宠 溺的笑了笑。

    杨絮儿进了屋叫了墨竹进来问话,墨竹也老实回复。

    “回少夫人,巧月带着一个蒙着面纱的婢子出了府,依奴才判定这婢子是大小姐乔装的。两人 出了府走远了些才雇了马车,两人去了药铺找坐诊的大夫看病。奴才在那大夫那打听到一女子怀了身孕。”

    杨絮儿得知后了然颔首,赏了墨竹一锭银子,便叫墨竹出了屋。

    凤毓端着整理好的棋盘进来,杨絮儿很是兴奋的说:“相公,你猜测的没错。凤浅浅怀有身孕。”

    凤毓放下棋盘,笑了笑道:“你可有打算?”

    “我们顾念父亲,自不会对凤浅浅下毒手。只能小惩下,相公可有什么好想法?”

    “定是得让她吸取教训,好让她安安分分的。”

    “相公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自是让凤浅浅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件事你我都不能插手,以免让凤浅浅更恨你我。”

    凤毓的话让杨絮儿很赞同,她道:“那怎么个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那就得劳烦娘子了。”

    紧接着凤毓便偷偷与杨絮儿说了一翻话,杨絮儿听后很是诧异。

    她不可思议的对凤毓道:“没想相公是个心机婊。”

    “……”

    “这一手借刀杀人可是妙极了。”

    被杨絮儿调侃的凤毓很是无奈,他叹了一声,幽幽的说:“我这还不是为了娘子。”

    “为了我?何以见得啊!”

    “为夫实在担心这不老实的妹妹再一次合伙着人对付娘子,这才先下手为强,让这妹妹吸取教训,不得再犯。”

    喜欢贵妃你又作死了请大家收藏:贵妃你又作死了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45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