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我在豪门当夫人 > 第338章 纳加二王子
    如果说早上的事情大家还只是私底下议论纷纷的话,张徽之这神来一笔就真的引起整个船上的人们围观且震惊了。

    邢薇的房间在二楼的一个单人间,因为是女子安排房间的时候也是认真考虑过的,位置很不错而且四周住得不是女子就是年长的长者。

    例如两位官方的随行工作人员,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性画家,还有距离邢薇最远的余心攸都住在这里。

    女性中能单独在三楼居住的只有两个——卓琳和陈婉。

    卓琳自然是因为她的身份能力获得这样的待遇理所当然,而陈婉纯粹是因为她有钱,而且跟卫长修的关系也不错。

    就算这是安夏官方包的船,卫家身为主人当然也还是得留下一两个房间安排自己需要安排的人。

    冷飒到的时候陈婉也在,本身就不算很宽敞的过道周围挤满了人。

    陈婉倒是没有凑到跟前来,而是不远不近地扶着栏杆看海景顺便凑热闹。

    看到冷飒过来还心情愉快地朝她挥了挥手,冷飒只能无奈地对她一笑。

    邢薇的房间外面这会儿挤满了人,宫思和和几个青年正焦急地敲着房门让张徽之别胡闹了赶紧开门。

    但是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显然张徽之连搭理外面的人都不愿意了。

    冷飒偏过头看向走在自己另一侧的卫长修,低声问道,“张静之呢?”张徽之出了事张静之身为兄长不在这里太奇怪了,不是说伤得不重吗?

    卫长修摸了摸鼻子,“还昏迷着呢。”

    冷飒睁大了眼睛,瞪着卫长修,“你说这叫没什么事儿?”

    卫长修扶额,“大夫看过了,真的没什么事儿。就是…不小心撞到了一时还没醒过来,想让他醒也不难,就是大夫说他醒来肯定会头晕想吐之类的。这不是……担心强行弄醒他会难受吗?”

    不经常坐船的人出海远洋本身就不会舒服,还不如让张静之好好躺着休息呢。

    冷飒叹了口气,“卫当家,张静之好歹也是首相公子,你觉得这样合适吗?”就算你做生意的大本营不在京城,首相想找你麻烦也不难吧?人家也没求你对自己儿子恭恭敬敬照顾有加,但你好歹也稍微做点人事儿吧。

    卫长修也很无奈,摊手道,“我能怎么办?把人丢进大海里喂鱼?我还没怎么呢那位邢夫人就哭得跟我要杀她全家似的。真的再干点什么,船上那些脑残热血青年能暴乱了你信不信?还有那个孙锐,也跟着搅浑水……”

    他也很难好不好?他就是个普通商人,这是在船上不是在陆地,真出点什么事情很麻烦的。

    冷飒道,“所以,现在就变成这样了。”

    傅凤城蹙眉问道,“龙督军怎么说?”

    卫长修指了指人群中的龙钺和楼兰舟,“让他俩看着办。”

    “……”

    龙钺和楼兰舟也看到他们过来了,“傅兄,傅少夫人。”

    冷飒指了指门口,“怎么样了?”

    楼兰舟有些无奈地苦笑,“没办法。”

    龙钺倒是不怎么着急,淡然道,“张静之的妹子想必不会那么没分寸,说不定一会儿就出来了。”这是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宋少怎么没来?”冷飒有些好奇,宋朗可也不是什么正经人,有热闹竟然不看?

    龙钺耸耸肩,对她笑了笑道,“他没兴趣,少夫人要进去?”

    冷飒有些无奈,“试试看吧。”

    冷飒走到门口,直接伸手拨开了还在努力敲门的人。

    见几人一副怒目相视的模样,冷飒似笑非笑地扫了他们一眼道,“我要是张徽之,一直听到这些噪音,刀早就真的切下去了。”

    一个青年有些不满,“傅少夫人,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冷飒冷声道,“闭嘴,闪一边儿去。”

    众人沉默了一下,到底还是退开了一些,反正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冷飒站在门口思索了一下,才轻轻敲了敲门,“徽之?”

    里面一片沉默,片刻后冷飒才回头对众人道,“你们是不是傻?她根本不在客厅里。”

    “……”

    不等众人反应,就见冷飒从发间抽出了一支黑色小发夹拉直,往门孔里一插轻轻捣鼓了两下原本紧闭的舱门就开了。

    见状有担心邢薇的人立刻就想要推开冷飒推门进去,却被冷飒一脚踢开了,“滚一边去!”

    然后自己开门进去,啪地一声关上了门还反锁了。

    整个动作干净利索,十分得连贯顺畅。

    “……”众人无语。

    龙钺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对旁边的傅凤城道,“傅兄,少夫人技艺娴熟啊。”这种技巧龙钺也会,但肯定没这么熟。

    萧轶然翻了个白眼,“难道不是应该夸,小嫂子连这种技巧都会吗?”

    傅凤城瞥了两人一眼,“怎么?嫉妒?”

    “……”嫉妒你玛!

    好吧,好真的有点嫉妒。

    邢薇的房间比三楼小了很多,只有一室一厅,布置也相对简单一些。

    客厅里空无一人,倒是关闭着的卧室里传来了呜呜的声音,冷飒缓步走过去,轻轻敲了敲门。

    “谁!”张徽之沉声道。

    冷飒道,“徽之,开门。”

    里面安静了片刻,门被拉开了张徽之红着眼睛站在门口,“飒飒……”

    冷飒伸手抱着她轻轻拍了拍,“没事了,卫长修说张少没事,最多两个小时就能醒过来。医生怕他醒了头晕,才没有唤醒他的。”

    张徽之点点头,望着冷飒,“飒飒,我是不是给张家惹麻烦了?”就算是张家四小姐,这样公然挟持别人也不是一件小事。更不用说邢薇那些狗腿子和姘头还不少,张徽之冷静下来很快就知道自己惹了不小的麻烦。

    “没关系,一切我自己承担!”张徽之坚定地道,回头瞥了一眼被绑着丢在地上的邢薇。

    冷飒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傻姑娘,多大的事儿你这一副要去英勇就义的表情干嘛?我来跟邢夫人聊聊。”

    冷飒走到邢薇身边,伸手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

    邢薇显然也被吓得不轻,她不习惯对付这种一言不合直接动手的人,张徽之这次算是让她吃了不少苦头。

    “傅少夫人?”

    冷飒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邢薇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抬头看了张徽之一眼,“还挺聪明的。”

    “夫人还好吗?哪里伤到了?”冷飒温声问道。

    邢薇看了看冷飒和张徽之,低声道,“腹部…腹部被打了几下,腿上、踢了几脚,不严重…我知道张小姐不是故意的,傅少夫人放心我不会追究的。”

    她显然也知道,冷飒不可能站在自己这边。

    冷飒微笑道,“夫人当然不会追究,徽之小孩儿脾气就是想跟夫人聊聊,外面太吵了才关上门的。外面那些人太大惊小怪了,夫人说是不是?”

    邢薇一怔,仿佛一时间不太明白冷飒的意思。

    冷飒扶着邢薇起身,将她按在了床边的椅子里,“早上的事情呢徽之也有错,但是她已经道过谦了,相信夫人也不会小肚鸡肠抓着不放对不对?”

    “……”她什么时候道歉了?

    邢薇终于明白了冷飒的意思,有些不甘地道,“少夫人是要我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冷飒笑道,“我就说邢夫人很聪明。”

    邢薇脸色惨白,仿佛义愤填膺,“傅少夫人,就算…就算我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离过婚的女人,你也不能这样欺负人。我已经说了,我不会追究张小姐……”

    冷飒眼神微冷,“你既然不会追究,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邢薇语塞,冷飒道,“你不是不追究,你只是想用这件事来宣扬自己受尽委屈还宽宏大量的原谅加害者。让所有人都觉得张家四小姐仗着家世欺凌弱小,横行霸道。而你是个无辜却心里善良柔弱无害的受害者。”

    邢薇垂眸,低声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我知道傅少夫人不喜欢我,但也不要无故污蔑我。”

    冷飒叹了口气,看了看四周到底还是没有坐下,“好吧,那咱们说点现实一点的东西。邢夫人,如果走出这个房间你再跟任何人谈起这里的事情,我们也打算聊点别的东西。”

    邢薇一怔,“什么?”

    冷飒道,“比如…昨晚三楼甲板上发生的一些事情。”

    冷飒身边的张徽之听到这话,忍不住露出了厌恶的表情,看邢薇的眼神更像是在看什么恶心的虫子。

    邢薇大概这辈子都没有被人用这种眼神看过,当下脸色更加苍白起来,“你…你们……”

    冷飒叹了口气,“虽然说恋奸情热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这幕天席地的邢夫人是不是太奔放了一点?最重要的是,吓到小姑娘了怎么办?我们徽之心理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三观都要碎掉了,加上兄长受伤才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就算是告上法院,也是情有可原吧?”

    邢夫人的脸涨得通红,她再怎么开放也还不到能够毫无心理障碍地任由两个姑娘看自己和人鱼水之欢的地步。

    似乎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早上张徽之一看到她就吐了。

    邢薇一时间无法想象昨晚在张徽之和冷飒眼中的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她扮了几十年的优雅高贵的艺术家,自己都要相信自己出尘不染了,哪里能容忍自己在别人眼中是这样的形象?如果再被广而告之……

    “考虑好了吗?”冷飒居高临下,淡淡地问道。

    邢薇沉默了良久,终于点头道,“张小姐只是跟我开个玩笑,什么都没做。”

    “还有呢?”

    “我不会再跟任何人谈这件事,不会损害张小姐的名誉。”

    冷飒笑道,“希望邢夫人说到做到,以及往后…大家保持距离?”

    “好。”邢薇低头道。

    冷飒回身拍拍张徽之的肩膀,“走吧,别让人担心。”

    张徽之眨了眨眼睛,满脸崇拜地望着冷飒,“飒飒……”

    冷飒伸手揉揉她的脑袋,“以后做事别那么冲动,干坏事就要偷偷摸摸,你搞的这么轰轰烈烈干什么?”

    “嗯嗯。”飒飒说什么都是对的。

    紧闭的舱门再次打开,众人看到冷飒拉着张徽之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看似毫发无伤衣衫整齐的邢薇。

    张徽之走到龙钺等人跟前,低头道,“对不起,我跟邢夫人开个玩笑,让大家担心了都是我的错。”

    龙钺抬头看向冷飒挑了下眉头,冷飒对他打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龙钺有些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跟在她们身后出来的邢薇,点点头道,“没事就好,开玩笑可以,以后别吓人就行。”

    “我知道了,飒飒已经教训过我啦。”张徽之乖巧地点头道。

    “……”教训过了,那就连教训都不好再教训了。

    邢薇也被一群人围住关心问候,仿佛生怕张徽之真的把邢薇给整得缺胳膊少腿了似的。

    邢薇这次倒是十分爽快地表示自己没事,张小姐也没有伤害自己,只是拉自己进房间说了一会儿话顺便解释清楚了早上的误会。

    至于一直不开门,是因为她们在卧室里聊天,关着房门根本听不见敲门声。

    然后邢薇还替伤人者向无辜被牵连的张少道了歉,人们这才想起来张静之还躺在房间里昏迷不醒呢。

    邢薇一点伤没有,而且自己也说了张徽之根本没伤人只是聊天,这么一比较还是张家吃亏更多他们再计较人家一个小姑娘就更说不过去了。

    不管邢薇说得这些理由多么像胡扯,但人家当事人自己都说了,其他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了。

    整件事需要负责人的似乎只有那名伤人的青年,他会得到什么下场除了张家和他自己大概也没有人关心了。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轰轰烈烈地开始,平平淡淡地结束了。

    至于之后张静之醒过来,教训了张徽之一通将她关在房间里反省不让出门就是后话了。

    张少自然也不是真的责怪妹妹,而是船上邢薇的脑残粉太多了。连张家大少都敢伤,张徽之又喜欢不带人到处乱窜很难说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这件事过后,邢薇果然消停了许多。之后几天几乎都没有出过门,就连吃饭都是让人送到房间里的,也不知道是不好意思见人还是在养伤。

    邢薇的伤冷飒看了一眼,张徽之下手没个轻重,腿上那几脚还挺重的。

    刚开始大概感觉不大,但第二天肯定很痛而且很难看。

    几天后,船在纳加首都的港口停下。

    纳加是个岛国,但是岛上多山地因此大城市只能建在沿海狭窄的平原地区。岛上百分之九十的人口也聚集在这些地方,因此人口其实相当稠密。

    纳加首都就在整个岛北部的一块大平原上,跟安夏各地分散发展不同,这里几乎就聚集了整个纳加所有的经济文化工商业。

    用纳加人的话来说,整个纳加只有两个地方,首都和乡下。

    纳加港口非常大也相当热闹,每天有数十艘船在这里进出或者补充物资。安夏的船队不小,自然引得港口的人们纷纷围观。

    纳加专程派了二王子卡洛斯带人到港口迎接,一行人下了船就看到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的英俊青年穿着纳加特有的华丽衣袍带着人站在那里,显然是已经等候多时。

    纳加人的相貌跟安夏人区别不大,只是五官要显得更加深邃立体一些,仿佛是带着几分外族血统的混血安夏人。

    据说,最早的纳加人其实就是从安夏漂洋过海过去的。

    “那位就是纳加二王子?”龙督军等人在前面应酬,傅凤城等一干小辈在这种场合自然只能靠后面站了,于是冷飒便在傅凤城身边低声问道。

    傅凤城点头道,“没错。”

    宋朗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微微眯眼打量着那纳加二王子,“不简单呐。”

    龙钺也点头道,“确实。”这位纳加二王子一看就不像是个省油的灯。

    几人说话间,那边穆亲王已经笑着跟纳加人介绍起跟在他们身后的年轻人了。

    毕竟年轻人还是要交给年轻人应付的,他们这些老骨头就不要碍眼了。

    卡洛斯彬彬有礼地向众人一一打招呼,到了傅凤城这里才露出了一个更加爽朗的笑容,“傅,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我们已经快要有十年没见了吧?”他的安夏语竟然说得十分不错。

    傅凤城微微点头,卡洛斯也不在意他的冷淡,“我以为过了这么多年你应该对人热情一点了,这位美丽的女士是你的夫人?”

    傅凤城道,“我妻子,冷飒。”

    “夫人,你好。欢迎你来纳加,希望你能在纳加有一个愉快的旅程。”冷飒伸手准备与他握手,没想到纳加执起她的手,低头就准备来一个吻手礼。

    一道寒光闪过,一把寒光熠熠的匕首挡在了冷飒的手背上。

    “……”差点亲在刀上的纳加二王子无语。

    刀不是重点,重点是傅凤城的刀肯定杀过人!!

    “傅,我在向夫人表达敬意。”卡洛斯不满地道。

    傅凤城道,“纳加表达敬意是跪礼,跪吧。”

    纳加对女性约束比安夏更严苛,吻手礼这种东西…就算卡洛斯是王子也能被人打出脑震荡。

    卡洛斯无奈地叹了口气,朝冷飒微微弯腰行了个礼,“夫人,您丈夫太无趣了。”

    冷飒笑道,“二殿下很有趣。”

    “承蒙夸奖。”卡洛斯朝冷飒眨了眨眼睛,笑道。

    “……”

    喜欢我在豪门当夫人请大家收藏:我在豪门当夫人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45txt.com)